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章節目錄 第63章 家

作者:寒天殤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第六十三章家

    張步凡呼喊之后,小院里面傳出一些聲響。

    啪嗒,有些破舊的木門被打開了,從里面蹦出一個身穿粉紅連衣裙,雙手輕輕扯住精致裙擺,脆生生的叫了聲“哥。”看得出來,她也有些激動,聲音蘊含自然而然的呆萌,晶瑩剔透的女孩兒,五官精致如同瓷器,肌膚柔滑仿若玉石,根本看不到任何雀斑與痘印。不過此時臉蛋紅彤彤的。

    這張臉蛋,匯聚天地之靈巧。

    美貌容顏,流露可愛之神態。

    這個女孩就是張步凡的妹妹,張馨雅,比張步凡小七歲,今年高二,即將迎來高考!算是張步凡一家人的掌上明珠了。

    “兒子,小凡。”

    “爸,媽,兒子回來了,好想你們呀。”張步凡連忙給了父母一個大大的擁抱,望著日思夜想的雙親,一直以為他們還年輕,現在已經能看到鬢間白絲了,張步凡覺得心里有些堵的慌,顫抖的手撫著父親的那幾根白發。

    “爸,您的頭發都白了,兒子讓你擔心了吧。”

    “兒子,你總算是回來了,回來好啊!走,進屋吃飯,邊吃邊聊!菜都快冷了。”說完張父一把奪過張步凡手中拖著的行李箱,率先走了進去,妹妹張馨雅將手搭在張步凡肩上,推著他也進了小院。

    進到里屋,張步凡就看到了客廳中央的桌子上擺滿了菜肴,都只是些家常小菜,不過倒是很溫馨。

    天色本來就快黑了,可以想見,不知道何時兒子能夠到家的張父張母做好了飯菜一直在等他。

    飯桌上,張步凡就好奇的對妹妹問道,“為什么我爸還沒開始貼春聯?“記得從張步凡記事起父親在小年的前幾天就會帶著他貼春聯,貼福字,年年如此,應該算著日子也差不多了啊,可是剛才張步凡分明沒有在門上看到有春聯的痕跡!

    張馨雅見父母沒回答,就開口道“還不是因為老媽前幾天說你今年要回來過年,所以老爸想等你回來了一起去貼咯!”聽了這話,張步凡沒由的又是鼻子一酸,有些感動也覺得不好意思,便不再說話,眼見屋子里的氣氛開始變得冷,張步凡只能轉移話題。

    開口道“爸媽,這次我是坐飛機回來的,沒給你們帶什么東西啊。還有小雅,哥也沒給你帶禮物,不過等你考上大學,哥一定給你備一份大禮,哈哈。”張步凡打著哈哈緩和氣氛,說話間,還伸手摸了摸張馨雅的頭。直到把她的頭發弄的亂糟糟方才停止。

    聽了張步凡的話,張父表示無所謂,人回來了就好,倒是張母嘀咕了一句“坐飛機?那得花不少錢吧!”

    ……

    之后張步凡也和他們講了講自己的志向和目標,對于張步凡走明星這條道,張洪濤表示支持,一切都聽從孩子自己的選擇。倒是張馨雅這小妮子大眼睛一眨一眨的,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

    其樂融融的吃了一頓飯,和父母聊天聊到十點多張步凡才回到自己的房間,這一天他也是累的不輕,從京城到家,幾經波折,多次轉車,總算回來了。

    熟悉的地方,熟悉的味道,躺在自己床上張步凡很快就睡著了。

    這一夜,張步凡睡的很舒服。可是第二天一早,“懶豬,起床了,太陽曬屁股了,快起來,媽媽叫你起來吃早餐!!“張步凡還沉淪在正周公女兒的溫柔鄉不可自拔,卻硬生生地被張馨雅捏著耳朵給拖醒來了。

    睜開眼,張步凡就看到自己妹妹眨著迷人的眼睛看著自己,耳邊那如雨后春雷般的聲音猶在回蕩,對于習慣睡懶覺的張步凡而言,早起簡直就是要了他的命。

    張步凡又磨磨蹭蹭了一會,實在拗不過張馨雅,無奈的起床。

    走到客廳,發現父母早已經等著自己了,急忙沖進衛生間,洗漱整理好已經是五分鐘后了。快要過年了,張洪濤也沒什么事干,而曹麗學校也放假了,妹妹張馨雅學校也已經補完課了,也算是放寒假了。

    早餐桌上,

    “媽,您這手藝越來越可以了啊,好久都沒

    吃過這么好吃的白米粥了!“張步凡拿起早已經盛好的一碗粥,一邊喝著粥,一邊拍著媽媽的馬屁,把曹麗說的都不好意思了。

    “乖兒子,沒白疼你,嘴真甜!

    “哪有,明明很好吃啊!

    張步凡三下五除二的喝完了一碗白米粥,緊為了證明自己說的沒錯,接著又盛了一碗,吃的可開心了。不過張步凡也沒有說錯,任何的山珍海味都遠遠不及家里一碗簡單的白米粥帶來的那份舒心和安寧。

    飯后,張步凡幫曹麗做了家務,一切都簡簡單單,樸實無華。

    千樹村并不大,全村上下也只能三百多戶人家,不少的青年人都出去打工。隨著春節的到來,他們也都分批次的回來了,安靜的村落也平添了幾分熱鬧。

    因為張步凡的回來,張洪濤就聯系了兄弟姐妹,想請他們小年這天來家里只頓飯。

    張洪濤在家中排行老三,爺爺奶奶早已經去世。老家最大的長輩,就是張步凡的大伯,剩下,還有一位小姑姑嫁到了隔壁鄉鎮。張洪濤家本有五個兄妹,但是長大成人的就只有3個。那個年代的孩子并不好養活能有3個孩子活著已經很不錯了。

    剩下三人中就屬大伯混的最好,已經在桃花鎮里買了套不小的房子,家里也算是小有資產。所以他否決了張父的提議,打算請他們到市里聚聚,對此,張父也沒有反對。兄妹三人一年也難得見幾次面。

    當初張家很窮,供的起上學的就只有大伯張洪武一人。

    不過遠在湘江市的張洪武家卻因為這個小小的提議發生了一些小爭議。

    一間大約有兩百多平米的復式洋房客廳里,張洪武剛剛掛斷和弟弟的電話,就聽到啪嗒一聲,這是水果盤猛的掉落在茶幾上的聲音。然后就是一聲尖銳的女聲響起。

    “張洪武,和你說過多少次了,窮親戚就要少來往些,你這次居然還打算請他們來市里吃飯?要去你去,我和女兒在家里吃。真不知道你圖什么,這個吃飯的冤枉錢還不是你出了?”

    說完,那中年女子嘆了口氣,搖搖腦袋,

    兩三步回到臥室,嘭的一聲關上了臥室。

    嗒。

    張洪武瞇著眼睛,沒說話,自顧自地點燃了一根香煙。

    空調暖氣吹動,煙霧繚繞之間,他的大女兒張思慧與二女兒張思琳聞聲齊齊來到客廳里。

    “爸。”兩人齊聲叫了一句。

    張思慧比妹妹張思胖的多,臉圓圓的搭配一頭干練短發,那雙眼睛蘊涵不滿之色。他認為媽媽說的很有道理,張思琳則乖乖站在一旁,不開口。

    “姐姐啊,何必呢。”

    “三叔和我們也是親戚啊,逢年過節的,請他們吃飯應該的吧,不至于這么反對吧”張思琳扯了扯牛仔褲兜,卻將這些話憋在心底。

    她與姐姐不同。

    她仍是湘大的大學生,還挺單純的姐姐卻已畢業,負責打理公司事務。

    一時之間,客廳內,沉默籠罩。

    (未完待續)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777七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