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章節目錄 第三百二十一章:換代

作者:笨兩點的小傻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和平。

    多么普通的兩個字,多么深刻的含義。

    任何事物都是有慣性的,包括戰爭也是。當一場戰爭持續了3億年之久,某種程度上說,戰役的當事人已經不再渴望和平了。因為戰斗的慣性已經融入他們的血脈之中,融入他們的本能之中,秩序和混沌的對立被寫進一代又一代人的家譜,子孫從父輩那里繼承的只有仇恨。這種情況之下,誰敢提和平,誰就會淪為被肅清的對象,被視作是軟弱的叛徒,亦或是敵人派來干擾試聽的奸細。這也正是伊斯塔對這個選擇如此害怕的原因……它的影響實在太廣了,一個弄不好,血族在混沌側的聲望就會降到谷底,所有人都會對高喊著和平的懦夫嗤之以鼻。

    而在秩序側那邊,情況也差不了多少。

    雖然陣營不同,但在他們眼中和平二字約等于投降。戰爭打了3億年,怎么可能輕而易舉達成和平結局?靠嘴說嗎?那些祖祖輩輩在戰爭中流血、死去的人怎么辦?憋著一股勁給死去親人復仇的那些戰士該怎么辦?他們的犧牲和痛苦被一紙和平協議給購銷了,這些人能就此作罷嗎?

    仔細想想就知道不可能,現在的兩大陣營已經沒有回頭路可以走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反而是戰爭本身裹挾了他們,硬推著他們往前走。

    可想而知,當他聽到這兩個字從刑帝口中說出來時是有多激動……既然連領袖都這么說,那多半是十拿九穩了!戰火不斷的宇宙終于可以過渡到一個相對和平的階段,兩大陣營麾下的文明們終于不用再擔心被強征壯丁,一批一批投入到血與火齊飛的戰場上而最終連尸骨都找不到了。(混沌側和秩序側的戰役多為太空戰,即便是登陸戰也是星球級別,較為罕見。在這種規模的戰場下,死傷者的尸體較難回收,因此當士兵犧牲時,軍方只會將一塊印有其個人信息的電子卡片寄送給其親人)

    ————

    “等等,這件事確實太重大了,你讓我再仔細想想……”考慮到數萬億條生命的重要性,大雄只覺得肩頭一沉,不知不覺就思考起來。他甚至忘了自己在三十秒前對這件事的態度,忘了自己是在這波人的“脅迫”之下才強行得知了這件事,強行被綁上船,強行為這場史詩級的革命勞心勞力。現在的他,眼里再也沒有任何雜念,只是全心全意考慮著刑帝說出的“和平”二字。

    大雄正坐在椅子上思考著,思考著……眼眸中的光時而冰冷,時而詫異,時而深邃。

    他這個人的性格就是如此遇到小事,抖抖機靈也就罷了,遇到大事他絕對不會含糊。更何況這還是數萬億人性命攸關的問題,更是容不得一絲一毫馬虎。

    再次見到哆啦a夢重要嗎?

    當然重要!可以說,自己這十來年的生命中,這是唯一重要的一件事!

    但大雄漸漸發現,為了做成這件“唯一”重要的事,自己一步一步去打拼、去奮斗,結果反而攬下了更多重要的事。宇聯,星云戰神,虛無皇帝,橄欖葉之盟,地平線基地……這些都是他為了“早日見到哆啦a夢”而做出的努力,它們同樣很重要,同樣也無法割舍。

    如今,自己終于要接觸到這個宇宙最深刻的秘密了……

    他費盡心力思考的樣子自然也被林賽收入眼底,這位高貴的艾洛卡人對刑帝略微點點頭,露出滿意的笑。他知道,從這一瞬間開始,大雄就準備好正式入伙了。只要能保證這個結果,這趟天罡湖之行就算沒白來。

    ……

    “我問一個可能有些敏感的問題,行嗎?”

    “你問。”刑帝淡淡地說道,“大業始動,舊時代的一切問題都將不再敏感。”

    “秩序,和混沌,究竟是什么?”大雄的問題乍一聽并不敏感,反而像是那種搞不清楚設定的新手才會問的東西,“或者說,在最初的歲月里,混沌和秩序到底是為什么開戰?這場戰爭又是如何演變成現在的規模?還有就是……九四,你身為混沌側最高級的帝王,為什么會在這個時間點提出‘要和平’?”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問題,竟是讓刑帝沉默了許久。

    “……敏感的不是問題,而是你啊。”她嘆了口氣,如此說道,“大雄,接下來你要聽到的,將是這個宇宙中一段古老的往事。現在時機未到,希望你不要將它以任何形式傳播給任何人。聽完這個故事,你就該大致明白現在的狀況了。”

    ————

    在無盡的歲月中,誕生了混沌與秩序這兩種不同的生命形式。

    他們與碳基生命不同,分別是由絕對混沌與絕對秩序構建而成的超自然生命體,擁有龐大的神力、無窮的知識,以及無法言喻的悠久生命。秩序側那邊的生命體有五個,他們被稱為是“五新神”;混沌側那邊的生命體則有十二個,他們被稱為是“混沌十二帝”。這兩種絕對的生命形式自誕生的一瞬間起便涇渭分明、勢同水火,他們遵循本能敵對,勢必要讓一方消滅掉另外一方。

    在后世的記載中,這些神明雖有智慧,但所思所想和凡人相差甚遠,二者之間的差別就像人和螞蟻那么大。畢竟他們都是秉承著宇宙精華所生的絕對生物,一言一行都暗合天威,對凡人文明來說,這些可怕的神就像流竄在宇宙中的瘟疫一般,避之不及。

    他們統統被稱為“初代種”。

    可惜,初代種并不打算放過戰戰兢兢的凡人文明。他們將無數個凡人文明拖入自己的戰爭中,用武力逼迫他們選擇自己這邊,然后拉到戰場上去,和那些被對方拉上車的凡人文明互相戰斗,引發了一場又一場曠世戰役。就這樣,混沌和秩序被“擴充”成了兩個陣營,陣營之下埋藏著無數聞名的鮮血。在戰場上賣命、戰斗、流血、犧牲的凡人文明未嘗沒有交流的可能,但卻被強行拉過來充軍,打了一場對他們而言沒有任何意義的仗,并且這一仗一打就是三億年。

    再后來,某個不確定的時間點上,火劫來到這個宇宙。

    沒人知道那兩個字具體是指什么,好像所有的史官都不敢寫這個可怕的東西……從口耳相傳的神話中,后世依稀還原出那應該是一場大火,一場燒遍寰宇的大火。或許是某個沉眠已久的高次元怪獸?又或許是某個來自異世界的可怕人物?沒人知道。五新神和混沌十二帝被迫聯合起來,與火劫展開決一死戰,付出了巨大代價,最終將火劫拆成兩半,封印在輪回之中,永世不得相見。

    代價有多大?

    混沌十二帝盡數陣亡。除了播種者之外,五新神盡數陣亡。

    初代種幾乎全滅了,可宇宙賦予的權柄卻還在,它們開始在無盡的時間中尋找自己“合適”的繼承人。從宇宙大爆炸開始,直到最后宇宙死于熱寂,這段漫長到無法用言語形容的時間里總會有很多很多生命誕生。要從中找到十六個人來繼任神位,想必也沒有多難。

    后世稱其為“換代”,只不過到了宇聯執政的時代,阿一開始大規模刪除這方面的史料。數千年過后,它們全都成了野史秘辛,再也沒有多少人知道了。

    ————

    “明白了嗎?大雄。我已經不是最初的那個‘刑帝’了。”朱九四如此說道,“在成為刑帝之前,我是一個生活在地球的人類,我叫朱九四。而等我死掉之后,再一睜眼,就成了十二個混沌皇帝中的一個。整個過程都不受我操縱,我也不清楚選擇的機制是如何……但我可以確定,如果我因為什么原因突然死掉,‘刑帝’的神位權柄會空出來,然后宇宙意志將再度進行篩選,自行選出下一個刑帝。”

    “同理,現在的混沌十二帝已經經歷過一次完全換代,我們不再是最初那些由絕對混沌構成的生命。這就意味著我們不會對秩序側的五新神產生‘敵對’,同樣的,他們那邊也有四個經歷過換代。和初代種不同的地方在于,我們都是由‘凡人’晉升上來的,而非絕對生命,我們彼此之間不會有那么強烈的敵意,因此完全沒必要見面就打生打死。”

    “也就是說,你們……”大雄喃喃說道,“可以和他們……交流?”

    交流,是締結和平的第一步,至少在這漫長到幾乎永無止境的戰爭陰云中,大雄看到了第一束光。

    他即將成為追尋這束光的第一個人。

    “在被賦予權柄之前,我們也是人,也是活生生的生命體。我的故鄉也曾被敵人蹂躪過,山河破碎,漢人的地位甚至不如用來吃的肉豬肉羊……那種切膚之痛,我實在是不愿意再讓我的子民們繼續承受了。”刑帝搖了搖頭,她的語氣中第一次流露出很深的無奈,那是一種萬策用盡后仍舊無法扭轉局勢的無奈,“可戰爭不是我想停就能停的。油門早已在3億年前被踩下,混沌與秩序這兩艘大船航行到現今這個地步,想要輕易調頭已經不可能了。強行扭轉結果,反而會造成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身為領袖,我們不能堂而皇之地公布停戰,只能和秩序側那邊交換情報,盡可能避開雙方的區塊戰爭摩擦。迫不得已時,以小規模戰爭作為代價,來滿足治下民眾對血刃對手的渴望。”

    “本來,這個計劃將會一直持續下去,雙方將以驚人的耐性持續當前‘對峙’的局面,并同時在暗中對下一代滲透有關于和平的理念。一點一點,循序漸進,像是要把鐵杵磨成針一樣耐性。而真正實現兩大陣營的和平,大概會是在500萬年之后。”

    “現在我們有了你……或許情況會更加樂觀一些。”

    大雄再次感受到了壓力,真正的壓力,比上一次從希爾達那邊感受到的還要多!

    萬億生命,生死存亡,全都系在自己身上了!

    “那個,你們憑什么就認為……我能做到這種事呢?”大雄深吸了一口氣,用疲憊的語氣問道,“我該怎么做才能消磨掉兩大陣營的怒火?才能將這場持續了三億年的戰爭平息下來?”

    “在決定接觸你之前,我們的探子將你在宇聯中錯綜復雜的關系網發了回來。經過研究,發現除了艾洛卡文明之外,你和其余六個元老文明都有著非常曖昧的聯系,大雄,你就像是至高權力的一個交集點。假以時日,你將會成為宇聯中一顆閃耀的新星,大權在握,一言一行都能決定這個龐然大物接下來要往哪里走。”刑帝十分平靜地陳述道,“而現在的你還沒到這個水平……但大方向已經確定了。請朝著這個方向努力吧。”

    “換言之呢……就是希望你在宇聯中不斷尋找機會往上爬,阿一大總理如此看好你,遲早會把真正的權力交到你手上的。”林賽在一旁笑著解釋道,“到時候,你只要鄭重其事地接過即可,然后你就有了影響、干涉宇聯的能力。而混沌側這邊也會適時配合你,雙方交換有價值的情報,在暗中一起進行適時的‘和平’改革。”

    “等等。”大雄很敏銳地察覺到這當中的問題,“如果僅僅是這樣,你不就可以做到了嗎?身為一個元老文明的領袖,你現在知道的情報肯定比我更多,再加上和混沌側這邊早有聯系……由你來干這件事不是更好一些?”

    “呵……大雄君啊,你還真是不好糊弄。”林賽用略帶一絲戲謔的口吻抱怨道,“可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首先,我確實可以和混沌側交換情報。但完成大業本就是一個相當耗時的操作,就算我們現在有了你這個秘密武器,保守估計也需要個百來年。我是混沌側安在宇聯的一枚釘子,我的任務就是在這幾百年的時間里盡可能掩護你、保護你,為你的行動保駕護航。而如果現在由我貢獻情報……很可能宇聯那邊會直接發現我的行徑,那我這根‘釘子’不就有可能被他們拔掉了嗎?”

    “其次呢……我,始終只能代表艾洛卡,這是我的上限。就算我要和平,其他幾個文明未必就服我。可你不一樣啊,大雄君,你的上限是‘宇聯全體’,明白嗎?正因為你和剩下六個元老文明都有這樣那樣的交集,我們才會選擇你的!縱觀宇聯從發家到現在,從來沒有哪個人能獲得元老文明一致的認可,大雄君,你正是我們這邊苦等千年的人才啊!”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777七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