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大田園》正文 第九十五章 一捅到底

作者:如蓮如玉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西瓜都裝到車上,用草簾子保護好,匆匆吃了早飯,兩輛大貨車就拉著幾十噸西瓜,離開黑瞎子屯。

    雖然田小胖很想留李鐵軍在這盤桓幾日,無奈此時正是緊要關頭,耽擱不得,只能以后再聚。而黑瞎子屯方面,也由包大明白領隊,手下領著兩個黑瞎子屯的大學生,一個叫包天浩,一個叫包天宇,正好放暑假回來,就被包大明白給拉了壯丁,隨車一同前往。

    大明白雖然在村里是個明白人,但是進城的話,感覺還是有些發蒙,雖然這兩個大學生不是什么名校的高材生,好歹在城里也算見過點世面,正好鍛煉鍛煉。

    本來他還想拽著田小胖的,只是現在的黑瞎子屯還需要小胖子坐鎮,輕易是不會挪窩的。好在如今通訊便捷,有啥事隨時聯系。沒法子,包大明白只好表面鎮靜、心中惴惴地離開老窩。

    而田小胖呢,也騎上自行車,準備去鎮上。早上接到姜鎮長的電話,叫他去鎮里有事,說不得要跑一趟了。

    他推著自行車還沒出院兒呢,小喜鵲喳喳就飛落到他的肩膀上,嘴里一個勁咋呼:“小白騎車,小白騎車!痹捳f喳喳現在也終于能飛了,雖然尾巴還沒長齊,飛起來不那么優雅。

    田小胖回頭一瞧,就看到小猴子也賊頭賊腦地把它的小山地車從倉房推出來,看樣子也想跟著出去遛遛。

    田小胖伸出手指頭,捅捅喳喳的小腦瓜:“不錯不錯,培養出一個小奸細,以后有啥事都及時跟我匯報,回來給你買好吃的!

    然后又朝小猴子一瞪眼:“麻溜回去,今天是去辦正事!

    小白卡巴兩下小眼睛,然后就鉆進屋里,很快就把小光光和小囡囡給拽出來,這倆小家伙一人抱住田小胖的一條大腿,嘴里哼哼唧唧的:“干爹,俺也去——”

    你說你們跟誰學不好,非得跟熊娃子學抱大腿!田小胖也沒招了,那就招呼小丫一聲,一起去吧。這回也別騎啥自行車了,干脆把村長叔家里的老牛車套上。順便在家里裝幾個大西瓜,好歹叫人家也嘗嘗啊。

    這時候,大晃也從屋里鉆出來,身上收拾得利利索索的,屋里還傳出楊老爺子的說話聲:“大晃,買東西的錢夠不夠,我這還有呢?”

    大晃回身朝他晃晃手機,直播平臺已經給田小胖結算了前兩個月的收入,也有萬把塊,并且準備正式簽約。田小胖和大晃都商量好了,這一次就由大晃來簽,直播間也由大晃來經營。

    這兩天,大晃除了日常直播之外,還增加了樂器演奏。反正田小胖給他那一大堆稀奇古怪的古老樂器,大晃都能上手,而且直播的效果也很不錯。觀眾反應說,也就比田小胖稍微差一點?磥,大晃是準備在音樂的道路上一直走下去。

    至于差的那一點,就是在視覺效果上,沒有田小胖奏樂時候那么神奇,總能招引稀奇古怪的東西。估計這也和他總在自個家的院子演奏有關系,那些動物啥的,都聽習慣了。

    都坐好,咱們出發啦——田小胖吆喝一聲,剛要趕車,手里的鞭子就被小白給搶過去,這小猴子,最喜歡趕車了。

    “還有我呢,別把我扔下呀——”牛車還沒出村呢,唐圓圓就從后面追上來,噌一下跳上牛車,很沒形象地盤腿往車板子上一坐,然后就把手里的果子分給小丫他們幾個小娃子。

    這是田小胖開春在自家東邊栽種了兩行小漿果,有燈籠果和樹莓啥的,反正唐圓圓天天都要去轉悠一圈,發現有熟的就摘。

    小白回頭也把毛乎乎的小爪子伸過來,討要了兩個燈籠果。這種果子圓溜溜的,表面有一條條縱向的條紋,所以看起來就像過年掛的燈籠,故此得名。實際上,在田小胖眼中顯示的學名那可是大大的有名,尤其是在前蘇的一些文學作品中,出現的頻率極高,那就是“醋栗”。

    哇——小白吃了一個,就酸得齜牙咧嘴,然后把剩下那個遞給了落在它頭頂的小喳喳。別看小喜鵲經常告密,可是跟小白卻是最親的。

    還沒等吃呢,這家伙就咋呼上了:“酸,真酸——”

    “好像你能嘗出來酸味似的!”田小胖也不覺好笑,他也不知道喜鵲有沒有辨別味道的能力,不過這家伙的智商肯定不低,起碼已經具有初級聯想的能力,這就快趕上四五歲的小孩子了。

    老牛車不急不慢,滿滿登登一大車,車上灑下一路歡聲笑語,走著走著,大晃就從大布袋里摸出一樣樂器,橫在膝上,把唐圓圓給嚇了一大跳:“大晃,你還會彈古琴?哦,還是五弦琴——”

    大晃臉上帶著迷之微笑,左右兩手很隨意地放在琴弦上,唐圓圓好歹也是音樂學院的高材生,一瞧大晃的指法就錯了,通常都是右手撥彈琴弦、左手按弦取音。于是剛要出聲提醒,卻被田小胖伸出巴掌,在她眼前擺了擺。

    古琴的指法,都是后來演變出來的,據說有上千種之多,不過萬變不離其宗,指法多了固然是好事,卻又是對后學者的一種束縛。反倒是大晃在古樂方面已經和田小胖差不多,達到返璞歸真的境界,根本不用在意這些外在的形式。

    大晃的手指輕輕在琴弦上游動,跟人的感覺,就像是魚兒入水,一切都是那么自然。隨后,輕靈的琴聲就從他的指尖響起,流水清風,鳥鳴蟲語,自然而然,渾如天籟,淙淙然古韻悠長,錚錚兮造化無窮。

    這——唐圓圓的小嘴張得和她的名字一樣圓,她也聽過不少古琴名曲,可是這一曲卻不在其中。

    她也曾聽過學院里古琴名家的演奏,卻遠遠沒有眼前這種撥動心弦的震顫。

    她也曾聽老先生講過,傳說中古琴的至高境界,是能表現人情之思,天地至理,不知道眼前這一曲,是否已經觸及到那個傳說中的層次。

    田小胖也瞇著眼睛,輕輕頷首,整個身心也都沉浸在琴聲之中:琴聲如水,蕩滌心塵,此曲果然高妙。

    就連幾個小娃娃,也都聽得入神,雖然他們才是古樂的初學者,但是在這奇妙的琴聲中,也都有各自的感悟。

    不知什么時候,拉車的老牛也停下腳步,嘴巴慢慢地蠕動,似乎也在咀嚼其中的滋味。

    等到一曲終了,直播間里這才重新喧鬧起來:“哈哈,主播今天對牛彈琴,厲害厲害!”

    “哇,又一位古樂大神誕生了,可以稱之為鵲神!”

    “不妥不妥,這些喜鵲是找喳喳回家的。喳喳,你媽叫你回家吃飯呢——”

    原來是路邊樹上的幾只花喜鵲,被琴聲吸引,不知道什么時候飛落到牛車上。田小胖發覺,在自己肩膀上也蹲著一只,偏頭瞧瞧,哎呦呵,不是喜鵲,是一只腦袋后邊戴纓的長嘴啄木鳥,也正瞪著圓溜溜的小腦瓜瞧著他。

    “你瞅啥?”田小胖做了個鬼臉。

    當當當——啄木鳥的嘴巴奇快無比地伸縮幾下,啄在田小胖的腦殼上,然后,啄木鳥才展翅飛回路旁的樹林。

    哎呦!田小胖捂著腦袋,也不知道被啄破了沒有,反正疼得厲害。你說你打招呼能不能溫柔點啊,你那尖嘴連樹皮都能鑿出窟窿來,我這肉腦袋能受得了嗎?

    直播間里頓時歡樂起來:“哈哈,重大發現,田小胖腦袋里面肯定有蟲子!”

    “有蟲子+1”

    “干爹,出血啦!”

    “干爹,俺給你吹吹——”

    沒事沒事,田小胖弄出點草藥敷上,很快就把血止。禾軞g迎了也不好,誰都想跟你打招呼,碰上啄木鳥還是好的,萬一要是碰上毒蛇啥的……

    看到田小胖這邊沒事,唐圓圓這才抱住大晃的胳膊:“大晃,你好厲害啊,你能不能教我彈琴?”

    大晃依舊是面帶微笑,然后輕輕晃了晃腦袋,他不是不想教,而是他真的不知道怎么教,因為那些東西都是在腦子里的,無法用語言來描述。

    “小氣!”唐圓圓撅著嘴嘟囔幾句,然后就又開始開心地吃起果子。

    田小胖也這才發現老牛車停了,于是嚷嚷著小白快點趕車,一會都晌午了。

    緊趕慢趕,總算在中午之前趕到鎮里,田小胖看到集市那邊不少人,才知道今天是趕集的日子,于是叫唐圓圓他們先去集上溜達,他先去鎮政府辦事。

    在政府樓前將四個大西瓜卸下來,然后田小胖就找到鎮長辦公室,敲門之后,里面傳出姜鎮長的聲音:請進。

    看到是田小胖推門進來,姜鎮長立刻站起來,十分親熱地握住小胖子的雙手:“田源同志,歡迎歡迎,今后咱們就是真真正正的一家人啦!”

    這話是啥意思?田小胖不覺一愣。要知道,他雖然在黑瞎子屯駐村,但是組織關系都在林業局呢,并不歸鎮里管轄。

    “田源同志,坐,快坐下喝點水!苯傞L還真是熱情,親自給田小胖倒了一杯水,然后才說道:“咱們也不整那些彎彎繞,這次來呢,是正式通知你,經過縣里批準,你將正式成為黑瞎子屯的村書記,繼續享受公務員待遇,田源同志,你沒有什么意見吧?”

    田小胖還是有點發蒙,半天才捋順過來:“姜鎮,您的意思是說,我從林業局調到黑瞎子屯啦?”

    姜鎮長拍拍田源的肩膀:“正確。小田啊,你不要有什么思想顧慮,這也不是組織把你發配邊疆。以我多年的工作經驗來看,在基層最好了,可以盡情地施展拳腳,比起機關的勾心斗角強百套。你這段時間在黑瞎子屯就搞得不錯,我很看好你!”

    噌一下子,田小胖直接從椅子上蹦起來:“啥?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人家都往上調,到我這直接捅到底,弄村里去了——哈哈哈,好好好,簡直太好啦!”

    看著手舞足蹈哈哈大笑的小胖子,姜鎮長也有點蒙圈:這小子不會是受不了這個打擊,精神上出問題了吧?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777七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