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神仙的圈養生活》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不是傻鳥

作者:得了吧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龐大海帶自己來的地方,可能不是牛壯真正待過的地方。

    而自己讓龐大海選一個方向去找,并且已經強調過找不到就會離開。

    如果龐大海真的有什么原因不想讓自己找到牛壯,那么他去的方向應該是最有可能的。而自己去的方向,肯定什么都沒有才會讓自己去的。

    對比之下,龐大海所去的右側會比自己這邊可能性更大一些。

    路橋偷摸摸的跟著龐大海,看見龐大海拐到了拐角靠著墻就蹲下了。

    路橋看見龐大海蹲在地上掏出了手機看了起來,根本沒有繼續找下去的意思。

    路橋此時看著龐大海,他此時所做的事情確實代表了他不想找到牛壯。

    自己如果真去了另一邊,找半個小時后之后與龐大海重聚。

    那么龐大海只要說自己認真找了沒找到,那么大家就會回去了。

    牛壯也不可能找到,但龐大海為什么要這樣呢?

    路橋越來越開始懷疑,如果龐大海說自己見過牛壯是真的。卻不想讓自己找到牛壯,那么只能說見到牛壯是龐大海無意間說出的。而他們兩個之間顯然還有一些事情,這事情到底是什么路橋越發好奇。

    既然龐大海不愿意幫自己,那么路橋只能靠自己了。

    路橋隔著拐角開始思考龐大海話語間的對錯內容,路橋將點子放在了牛壯是個流浪漢或者至少衣服非常破舊的點子上。

    路橋來了個歪點子,走到了一個垃圾桶面前。

    路橋將小白從口袋內抓了出來,抓著塞到了垃圾桶內幾秒鐘。

    隨后離去將小白取了出來:“小白,帶我找這個味道的人可以嗎?”

    小白撲騰著翅膀顯然非常不情愿,惡狠狠的啄了啄路橋的手腕。

    路橋撒手,此時不滿的小白還是無奈的起飛了。

    路橋閉眼開始感知小白的位置,靠著微弱的小光點在空中確定小白的位置。

    路橋剛睜開眼剛想行動,卻發現拐角就有龐大海蹲著。無奈從菜場內開始繞,過了兩條小巷躡手躡腳的走去了小白盤旋的地方。

    路橋跑了過去,小白俯沖向下。

    路橋四處張望,這里是個十字路口。

    但這里沒有一個乞丐,只有路人和來回的汽車。

    路橋起先以為是行走的路人,一個個望了過去。

    排除女人之外,對高大威武的男人一個個看了過來。

    “牛壯,不好意思認錯了!

    “牛壯?對不起我以為你是我朋友!

    路橋尷尬的要死,全部都認錯了。

    看完幾位魁梧的接連認錯了之后,路橋思索著如果真的是乞丐會不會已經很瘦了?

    路橋再度轉移了自己的目標,開始一個個看起來偏瘦的。

    整條街上都沒有衣服破爛的,而翻開一位位偏瘦的男人也認不出一位是牛壯。

    路橋看了一眼肩頭的小白,小白嫌棄的搖晃著腦袋飛到了垃圾桶之上。

    路橋走到了小白所站的垃圾桶,看著垃圾桶無奈的喊:“我讓你翻垃圾桶不是為了找垃圾桶啊,我要找個人!

    路橋跟著站在垃圾桶錢的小白,雙手比劃著人的大概輪廓。

    路橋不斷的重復,就怕小白不明白自己的意思。

    路橋要的是一個跟垃圾桶同樣味道的人,而不是垃圾桶。

    路橋想到了什么,將鐵盒子拿了出來。

    這鐵盒子離開牛壯估計已經有十幾年了吧,路橋真不知道管不管用。

    但總比被導航到垃圾桶好,路橋將鐵盒打開遞到了小白的面前。

    小白細細的嗅了嗅,之后居然直接啄上了鐵皮盒子。

    路橋反應過來抽回了手,但是已經慢了。

    錢撒了一地,路橋連忙彎腰將散落的一張張一百撿起。

    路橋抬頭想要責怪小白的時候,才發現小白是故意啄的。一百塊錢本來就被橡皮捆成了一捆,自己看完數量之后就還原了。此時全部散落開,原因就是橡皮筋被啄斷了。

    此時的小白叼著橡皮筋,路橋下意識的伸手:“傻鳥,那不是蟲不能吃!

    而小白卻一臉看傻子的樣子看著路橋,不等路橋手伸來再度起飛。

    路橋撲了個空,無奈的閉眼用靈視再度確認小白的身位。

    小白此時又在另一處盤旋,路橋無奈的搖著腦袋。

    路橋眼里本來就不太相信小白,此時還感覺上次找到嫦娥是運氣好。

    加上剛剛導航都導航到垃圾桶了,這次怕又是個垃圾桶。

    但路橋必須要追上小白,要是把皮筋當蟲吃了就糟了。

    路橋跑到了小白所在的方位,這里居然是一個“z”形的小巷。

    路橋剛進入狹窄的入口,側身就被嚇到了。

    小小的一個巷子內,地上居然躺滿了棉被。

    每個棉被都鼓囊囊的,里面顯然都躺著人。

    這里似乎是一個流浪漢聚集的窩點,“z”字型的小道內空氣不算太流通。所以酸臭酸臭的,但相對的非常暖和。一些沒有棉被的人縮在角落也不至于瑟瑟發抖,路橋進來之后被眼前的一幕震撼到了。

    路橋無奈往里一看,看見了小白。

    小白在一位流浪漢面前,這位流浪漢低著頭帶著毛線帽。

    路橋自然看不清流浪漢的樣子,試著往里走。

    幾乎是寸步難行,踏進一個個難以落腳的縫隙。

    路橋到了小白面前,此時的小白就站在那位流浪漢面前。

    路橋看見小白嘴里還叼著橡皮筋,而此時眼前的流浪漢似乎也在數錢。一些紙筆被拉平之后也用撿來的橡皮筋以同樣的方式捆成了一個卷,這手法就是自己看見鐵盒內的樣子。只不過流浪漢手里的幾乎都是一毛錢,估計現在沒人用紙筆了所有一捆都不知道有沒有十幾塊。

    路橋下意識的喊了一聲:“牛壯!

    這一聲牛壯,周圍的乞丐都沒什么反應。

    唯獨這一位抬起了頭,毛線帽下的臉路橋不會認錯。

    特別是臉上的痣,流浪漢哽咽了一下開口:“路……路!

    “我是路橋啊!甭窐虼蠛暗。

    “路橋!绷骼藵h重復著,流出了眼淚。

    小白此時飛到了路橋的肩頭,將橡皮筋甩到了路橋的臉上。隨后在路橋的肩頭摩擦了自己的爪子,擦了個干凈之后鉆入了路橋的口袋內。

    小白的表現自然是高傲的,路橋也明白了小白并不是普通的傻鳥。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777七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