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卷 第九百零七章 滿意

作者:蘋果小姐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話音一頓,大皇子冷聲道“本王想要平和登基,可也不排斥血腥手段!”

    赤果果的威脅讓眾人面色大變!

    兵部尚書蹙眉道“殿下難道連五國是否要蠶食覬覦我大夏朝也不能確保嗎?”

    大皇子身子微微向前一探,朝兵部尚書道“如果大人不想為官,請便!”

    兵部尚書氣的胡子發抖,“殿下只想著自己登基,就不為天下蒼生著想嗎?”

    大皇子的追隨者就道“這是什么話,大皇子殿下就是為天下蒼生著想,才坐在這里,不然,你以為大皇子殿下為何在這里!尚書大人不要忘了,五國使臣,可還在呢!”

    說著,那人朝著龍椅后的暗室嘀咕一聲,“進去這么久了,怎么還不出來?”

    大皇子皺了皺眉,“什么進去那么久了?”

    隨著說話,大皇子才發現,五國使臣,不在朝堂上。

    而朝堂的地上,躺著蘇蘊的尸體。

    呃……

    他為什么現在才注意到這些,難道不是應該一進金鑾殿就立刻發現嗎?

    他剛剛進金鑾殿的時候,似乎還有點心虛。

    想到這一點,大皇子心頭竄起一股怒火,

    怒火燃燒,大皇子朝著腳邊的皇上一腳踢過去,“老東西!”

    兵部尚書忙道“就算他非殿下生父,可也是二十幾年養育之恩的養父,就算沒有養育之恩,也是一個生命垂危的老者,殿下何至于如此!”

    大皇子惱怒自己的剛剛進金鑾殿時候的心虛,冷眼看著兵部尚書,“若非他,這皇位,便是我父王的!若非他,我怎么可能二十多年認賊作父!看來尚書大人很在乎他嘛,好啊,既是在乎,我就讓你們在一起好了!”

    大皇子一揮手,立刻有禁軍上前。

    “把人給我帶到御書房的偏殿里,嚴加看守!”

    禁軍望向副將,副將頷首,禁軍上前直接抓了兵部尚書。

    對于癱在地上的皇上,禁軍倒還算是溫柔,沒有拖行,而是直接扛上肩頭。

    福公公哭天喊地,被一并帶走。

    皇上一離開金鑾殿,這大殿的氣氛,驟然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若說之前,大皇子是個竊取皇位的,那么此刻,皇上一走,坐在龍椅上的大皇子,就是真正的皇帝了!

    而且,他們的家人都被禁軍劫持,他們別無選擇。

    不知是誰帶頭,“叩見陛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一聲拜見禮起,大皇子一黨的人,齊刷刷跪地。

    旁人也就稀稀拉拉跪了下來。

    大皇子欣賞著眼前的一幕,心滿意足。

    “你剛剛說,什么進去很久了?”又重新提起這個問題,大皇子看向那大臣。

    大臣就道“五國使臣,在殿下進來之前,說是要去暗室寫信,進去很久了,還不出來,會不會有事。”

    話音才落,就聽得腳步聲從龍椅背后傳來。

    西秦使臣打頭,臉上帶著春風笑意,一眼看到大皇子,眼底一亮,怔了一瞬,忙跪地行禮。

    “外臣參見陛下!”

    有他帶頭,其他幾個使臣跟著參拜。

    大皇子坐在龍椅上,只覺得整個人都是飄得。

    做皇帝的滋味,實在太美好了!

    南梁使臣恭順道“陛下的登基儀式,還未擇定日子吧,等到日子訂好了,我南梁必定送上大禮,恭賀陛下登基!”

    西秦使臣跟著道“我西秦的大禮,絕不會遜色南梁。”

    其他三個小國,跟著附和。

    大皇子意氣風發,“日子訂好了,必定與諸位同慶!今日,朕朝中之事尚未處理完,就不留諸位了。”

    五國使臣也著急要將手中信函送回各自國家,場面話說過一番,告退離去。

    他一走,便是大皇子對著朝臣的訓話。

    朝臣可以回家,但是朝臣家眷,要等到他的登基禮結束之后,才放行回家。

    至于登基禮,就近擇日子。

    朝臣雖然抗議,可無奈家人在人家手中,只得屈從。

    待到眾人離開,大皇子迫不及待回到御書房。

    偏殿。

    皇上和兵部尚書正說話,聽到外面的動靜,皇上立刻腦袋一歪,癱在那里。

    兵部尚書……

    大皇子一腳將大門踢開,眼底飛著冷笑和戲虐,抬腳進來。

    “當初你全國下發通緝令,搜捕朕的時候,可曾想過,你會是這樣的下場!”

    大皇子語落,還不及他說出更加惡毒的話來刺激皇上,一個隨從就急急的奔了進來。

    “殿下,不好了!”

    大皇子冷臉,倏地轉身,怒目對向那個隨從。

    當初六百余人進攻皇宮,不僅有五國的兵,也有齊王的人。

    從進宮,大皇子一直沒來得及與這些攻進宮的人取得聯系,原想著,在這里刺激完皇上之后,再行問話,沒想到,這人就自己沖來了。

    沒好氣的看著來人,大皇子道“何事驚擾朕,一點規矩沒有!”

    那人神色一怔,明顯對大皇子的自稱沒有反應過來。

    “殿下……”

    大皇子跟前,那個馬夫一直跟著他,立刻道“什么殿下,如今是陛下,放肆!”

    宛若皇上跟前的福公公。

    “出什么事了?”

    那人震愕之色斂起,忙道“啟稟……陛下,皇宮是空的!后宮沒有一個女眷!”

    大皇子……

    啊?

    你們一沖進宮,合著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后宮?

    那人……

    呃……

    “另外,跟著卑職等沖進來的那六百多五國聯盟的人,都不見了。”

    大皇子立刻滿目驚怒,“什么叫不見了!”

    那人吞下一口口水。

    “卑職等沖進皇宮,因著宮中已經被我們和禁軍把控,在禁軍副將的指引下,我們就沖進了后宮,結果,后宮除了幾個宮婢奴才外,是空的!連一個娘娘都沒有!”

    “你說,是禁軍副將讓你們去的后宮?”大皇子心頭,升起一股不安。

    那人便點頭,“是的,殿……陛下!卑職從后宮出來,急急來向您回稟情況,發現那六百多人,不見了!”

    大皇子倏地轉頭,看向皇上。

    原本癱在那里的皇上,正紅光滿面,雙眼炯炯有神的回望著他。

    眼底,帶著盈盈笑意。

    滿意嗎?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777七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