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章節目錄 第2960章 靜心閣

作者:萬木崢嶸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這句話說出之后,在場諸人目光都是一陣凝固,似乎沒有想到試煉場管理者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語來。

    不過他們仔細想想也屬正常,畢竟葉峰之前可是已經在這一家試煉場之中轉了不少的仙石了。

    即便這最后一場戰斗的獎勵不要,也已經賺的缽滿體滿了,令在場許多人艷羨。

    “這家伙賺了那么多的仙石,在我看來,只給他一半兒的仙石獎勵,便已經是足夠給他面子了,用不著跟他商量什么。”

    就在這時候,一位玄天宗強者如此說道,這句話說出之后,那一位試煉場管理者目光不由得閃爍了下。

    心中開始暗暗點頭,對方所說的話語確實很有道理。

    葉峰的眉頭卻是微微一皺,目光看向這一位試煉場管理者,開口說道“你們試煉場的規定可不是這樣說的,我之前繳納了挑戰費用,如今的勝利獎勵,就必須要按照規定發放給我,我沒有義務減免勝利獎勵。”

    上擂臺挑戰,都要簽訂生死契約,也就是說,每一位上擂臺挑戰之人,都是在用自己的生命賭博。

    既然那些獎勵都是葉峰用性命拼下來的,他自然不會縮減就減。

    只不過,他的話語說出之后,那一位試煉場管理者的眉頭卻微微皺起,臉上立刻浮現出了幾分不悅的神色,隨即對葉峰說道“閣下所說的話可要想清楚,我之前可是好言相勸的。”

    這句話,雖然聽起來客氣,但其中卻包含了幾分威脅之意。

    “好言相勸,便要減免我的戰斗獎勵,你們試煉場的信譽何在?”

    葉峰冷笑一聲對其說道,這些人,還是真的是想美事,他用命拼來的東西,在對方的口中竟然是如此的不值一提。

    “此人囂張,在我看來,試煉場沒有必要與他客氣了,給他一些教訓就是了!”

    見到現場有些劍拔弩張的樣子,玄天宗之人自然不會閑著,直接說出來這等火上澆油的話語。

    其余的玄天宗強者不由自主的紛紛點頭,認為對方所說的話語有些道理。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

    “閣下,我在最后問你一句,你是否愿意將最后一次戰斗的獎勵減免掉?”

    聽到玄天宗之人如此說,那一位試煉場管理者再度對葉峰問道,話語越發的冰冷了起來。

    葉峰能夠展現出如此強大的實力,這一位試煉場管理者甚至懷疑,葉峰是否使用了某種邪門歪道,才能夠讓他的實力瞬間由此提升的。

    “可能讓你失望了,你們開門做生意,竟然連之前規定好的獎勵都不能發放下來,在我看來,這個試煉場不適合再存在下去了。”

    葉峰毫不猶豫的對那一位試煉場管理者說道。

    雖然他在此地初來乍到,也不想招惹是非,但對方的這種舉動絕對是觸動了葉峰的底線。

    葉峰之前已經有所忍讓了,但對方卻依舊不依不饒,那么葉鳳便也不會有任何的讓步。

    “呵呵。”

    聽到葉峰所說的話語之后,那一位試煉場管理者口中立刻發出冷笑。隨即對葉峰說道“年輕人,不要認為戰勝了幾個擂臺守擂者,便可以在此地為所欲為了,我時間長之所以能夠在中央帝都存在如此久遠的時間,沒有點底蘊哪里能夠做到?”

    說完這句話,這一位試煉場管理者竟然第一時間拍了拍手,接下來,在場諸人便看到不遠處方位一道道身影閃爍而來。

    每一人身上的氣息都極為強悍,立刻將葉峰的身體徹底的包括其中。

    在場諸人見到這一幕后,一個個眼露鋒芒,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種地步。

    那些玄天宗之人則是一個個臉上帶著冷笑,看向葉峰的目光中流露出強烈的諷刺。

    心中嫉妒幸災樂禍了起來,很想見到葉峰遭到這些時間長知人誅殺的樣子。

    “你們,想要對我出手?”

    葉峰目光在這些試煉場強者的身上掃視了一眼問道。

    “之前我等好言相勸,你卻根本不做理會,現在,即便我等出手將你就此誅殺,也只能怪你自己咎由自取了!”

    那一位試煉場管理者對著夜風冷冷說道。

    說完這句話,他便第一時間對著身旁之人使了個眼色。

    這些身旁之人臉上浮現出幾分冷冽的表情,他們的實力自然是毋庸置疑的,很快便第一時間嘗試著對葉峰發動攻擊。

    只見一人的攻擊率先朝著葉峰的身體攻伐而來,這一道攻擊的威力確實超乎想象般的強大。

    一道攻擊快速的降臨,葉峰卻似乎并沒有在乎什么,面對對方釋放出的恐怖攻擊,葉峰直接一拳瘋狂的朝著對方的身體轟了過去,所到之處整片空間瘋狂顫抖。

    在極為短暫的時間內,兩人的攻擊便就此碰撞在了一起,驚人的毀滅力量朝著四面八方擴散開來。

    那一位試煉場強者釋放出的攻擊威力確實足夠的可怕,但面對葉峰的攻擊之時,他卻顯得是那般的不堪一擊。

    身軀直接被震的踉蹌后退。口中吐出鮮血,面色慘白無比。

    幾乎在同時,其他的訓練場強者的攻擊也到了,他們所釋放出的攻擊簡直能夠穿透一切。

    以一個極快的速度降臨在了葉峰的身軀跟前。

    葉峰沒有在乎什么,風系屬性力量,空間屬性力量一同爆發而出,流星蝴蝶步在這一刻踏出。

    身軀輕靈飄逸,身形速度簡直快到令人難以想象的地步,在極為短暫的時間內便已經將對方的攻擊閃避了過去。

    隨即第一時間朝著試煉場外圍飛躍而行。那些訓練場強者自然不會讓葉峰就此逃脫。

    在那一位強者的命令之下,這些人第一時間朝著葉峰逃脫的方向追擊而去。

    而葉峰的身形速度卻根本不是他們能夠想象的,隨意的朝前踏步,身體便已經出現在了另一處方位。

    那些試煉場強者第一時間對葉峰發動攻擊,葉峰也不會坐以待斃。

    反手便是受到掌印拍了過去,每一道掌印之中蘊含的威力都不是這些試煉場強者能夠想象的。

    短時間內,便于那些試煉場強者的攻擊碰撞在了一起,普通的試煉場強者實力與葉峰有著天差地別。

    葉峰的這一道掌印雖然與數人碰撞,但即便如此,這些人也根本不會是葉峰的對手。

    在葉峰的可怕大掌印作用下,這些人的身體不少都被葉峰一掌拍飛了出去,落地之時口吐鮮血。

    “給我上,不能讓他跑了!”

    那一個試煉場管理者撕破臉皮的說道,既然葉峰讓他們試煉場損失如此嚴重,那么變一不做二不休,徹底的將葉峰的性命留在這里!

    只不過,他們卻發現,葉峰不僅身形速度極快,攻擊力也不是他們這些人能夠抵抗。

    尤其是葉峰在戰局之上的把控能力,更是超乎他們的想象,每一個動作都是那般的嫻熟,而且,攻擊閃避節奏恰到好處,沒有任何的違和感。

    一看便知,是一位身經百戰之人,這不由得讓在場眾多人開始猜測起葉峰的真實身份來。

    一位如此年輕的青年人物,竟然擁有這樣可怕的戰斗經驗,著實讓他們難以想象。

    葉峰一邊朝著試煉場外圍逃脫,一邊釋放攻擊,將數位試煉場強者擊倒在地,不省人事。

    試煉場整個亂了下來,那些前來參加試煉,或者觀看擂臺戰斗的人,紛紛讓出一條道路來。

    不少人的目光全部落在葉峰幾人的身上,很想知道這件事究竟會發展到怎樣的地步。

    單憑這些試煉場強者,根本攔不住葉峰,葉峰隨意的朝前踏步都不是他們能夠追得上的。

    而且葉峰釋放出的攻擊也對于他們有著極為強烈的威脅,不少人都無法承受得住,一個個身體被震飛了出去。

    沒過多久,葉峰的身軀便已經來到了試煉場的大門方位,然而,不等葉峰身軀真正的從試煉場之中走出。

    便看到,有受到身影率先踏步而來,將這一處試煉場大門攔在了身后,葉峰目光望去,便看到,這些人赫然正是玄天宗之人。

    其中就包括了左天都,還有那折扇青年,以及身材火辣的少女。

    葉峰目光看著這些玄天宗之人,冷漠問道“你們,想要攔我去路?”

    “怎么?你有意見?”

    左天都第1次對葉峰直接開口說話,這一個青年,之前可是讓他們玄天宗沒少丟臉。

    甚至成為了這一處試煉場之中所有人心中的笑話,對于這一點,左天都自然記在心里,心中對葉峰的恨意也在不斷的攀升著。

    到了如今,便已經達到了一個無以復加的地步。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我出手很辣了!”

    葉峰眼眸中閃爍著鋒芒,這些玄天宗之人如此的落井下石,已經觸犯到了葉峰的禁忌。

    葉峰自然不會有任何的留守了,只見他一步踏出,涅槃仙法爆發出來,無比可怕的涅槃之力在周身不斷的繚繞著。

    隨即,瘋狂的對著那些玄天宗強者釋放出了一道毀滅掌印。

    這一道長印葉峰并沒有對準左天都,而是沖著其他玄天宗之人轟殺過去的,左天都在玄天宗陣營之中實力最強。

    葉峰知道,想要以一道攻擊擊敗左天都,是絕對不可能的。

    在這種情況下,葉峰必須盡快的尋找一處突破口才行,因此,他便選了幾位實力比較薄弱的玄天宗強者作為攻擊對象。

    那些玄天宗強者似乎沒有想到,葉峰剛剛還與左天都言語交鋒,看都沒看他們一眼,結果這一道攻擊卻是沖著他們釋放過來的。

    葉峰的攻擊威力不僅極強,而且速度也快的不可思議,這一道攻擊降臨而來,這些玄天宗強者幾乎有些無法在閃避了。

    只能釋放出攻擊抵抗,轟隆隆的恐怖震蕩之音響徹天地,毀滅的力量朝著4面八方擴散開來。

    兩道攻擊碰撞之后,那幾位玄天宗強者幾乎有些難以承受了。

    被葉峰的一道攻擊陣的踉蹌后退,口中吐出鮮血,面色慘白無比。

    幾乎在同時,葉峰的腳步便沖著那一處方位踏出,第一時間便順著在一處缺口之地,直接朝著試煉場外圍沖擊而去。

    試煉場外圍,那一位試煉場管理者已經將消息傳遞到了那邊,越來越多的試煉場強者朝著這邊趕來。

    見到葉峰試圖就此離開,他們便一個個釋放出恐怖的攻擊,要將葉峰就此誅殺掉。

    只不過,葉峰卻輕易不與他們抗衡,而是快速的釋放出自己的身法武技配合風系屬性力量,星辰之力,不斷的朝著一側方位踏步閃動。

    這種組合的速度比葉峰正常情況下的身形速度快上了數倍,這也導致了葉峰能夠很輕松地將對方的攻擊閃避過去。

    與此同時,在場諸人便看到有驚人的毀滅攻擊在葉峰的身前爆發而出。

    他所釋放出的攻擊依舊融合了各色屬性力量,而且速度簡直快到不可思議。

    短時間內便降臨在了這些強者的身軀跟前,使得這些強者臉色變得微微有些難看。

    第一時間釋放攻擊抵抗,只不過,他們所釋放出的攻擊卻由于準備不及時,被葉峰的攻擊瞬間徹底的吞沒掉。

    而葉峰的攻擊威力卻絲毫沒有任何的減弱,甚至,在葉峰刻意朝著自己攻擊之中融合毀滅力量之后。

    威力又變得更強了幾分!

    這使得那幾位試煉場強者臉上浮現出駭人之光,拼了命的想要就此逃脫掉。

    但他們卻沒能做到這一點,葉峰的攻擊速度實在是太快了,眨眼之時便降臨在了他們的具體之上。

    只聽驚人的慘叫之音不斷的傳出,這些強者的身體一個個被震飛了出去,落地之時口吐鮮血,面色慘白一片!

    幾乎在同時,葉峰再度將這里的各種身法武技釋放出來,快速的朝著遠方飛掠而行。

    后方,試煉場管理者等人也追了上來,見到一個曾經的逃脫,他們一個個臉上浮現出了幾分不甘之色。

    在此之前他們還認為,如果他們這些人對葉峰出手,葉峰即便擁有再強的實力,也定然會被他們輕易的拿下。

    卻不曾想,他們有些高估自己的實力了,如此多人圍攻的情況下,依舊被葉峰就此逃脫掉,而且還殺了他們如此多位的強者。

    “該死的家伙,不能讓他跑了!”

    那一位試煉場管理者大聲怒吼道,其余之人紛紛帶頭,隨即一個個將自己身上更強的氣息調動出來。

    以一個更加迅捷的速度朝著葉峰所在的方位追擊而來。

    不過,葉峰哪里還會讓他們有能力追擊的到?他的風系屬性力量已經達到了入神之境巔峰的境界。

    配合強大的空間屬性力量,流星蝴蝶步,隨意的朝前邁步,便瞬息千里,那種速度,簡直超乎想象般的迅捷。

    此刻,夜幕已經降臨,中央帝都被黑色籠罩,天穹之上繁星點點,給茫茫夜色增添了點綴。

    葉峰在虛空之中飛行,后面的一種試煉場強者追擊而來,玄天宗之人也同樣如此,之前他們可是在葉峰手下吃了虧。

    自然不會讓葉峰就這樣輕易的逃脫過去。

    雖然夜幕到來,但中央地圖的主要街道之上依舊是人滿為患的狀態。

    “虛空之中那是誰?飛行速度怎么會如此的快?后方追擊的那些人似乎是城池西北的試煉場之人,他們為什么會追擊前方的那一位青年?難不成,對方得罪了試煉場之人嗎?”

    下方,只聽一位強者如此說道,其余之身紛紛點頭,臉上帶著疑問。

    甚至有不少人由于對陣一切感到好奇,第一時間飛身而起,尾隨葉峰等人而去。

    葉峰倒不是懼怕這些試煉場之人,他,在中央帝都初來乍到,如果當眾與這些人展開大戰的話,吃虧的定然會是他。

    他知道,中央帝都主城區的浩瀚程度也早已超出了他的想象,因此,如果他隱秘的好的話,必然可以輕易的擺脫這些人的追擊。

    這一次的試煉場之行,他收獲了不少的仙石,也算是達到了自己的目標,將來,修煉所用的材料,很長一段時間不用考慮了。

    就這樣,他們三方強者一前一后,在夜幕降臨的中央帝都上空不斷的追擊而行。

    而葉峰由于順行速度迅捷,后方的那些試煉場以及玄天宗強者被他甩的越來越遠。

    試煉場玄天宗兩方勢力強者,臉色都變得極為的難看了起來,他們如此多的人,竟然連一個葉峰都追不上,著實有些丟臉。

    葉峰不斷的朝前而行,沒過多久,下空之地,出現了一處湖泊,這一處湖泊面積廣闊,湖面波紋飄動。

    蓮花盛開,湖畔有涼亭等設施建造,每一處設施都造型古樸,而且,顯得極為的精致大氣。

    點點星光折射在湖面之上,給這一處湖泊增添了別樣的美感。

    如果是白天的話,這一處湖泊的美景定然會讓人感嘆,湖泊的中央方位有著一座小島,島上建造著一座很大的樓閣。

    這一處樓閣青磚紅瓦,看起來雖然不算特別恢宏,卻也極為的典雅。

    樓閣的正上方位,掛著一個牌匾,牌匾由實木打造而成,極為精致,并且龍飛鳳舞的現在“靜心閣”三個大字。

    這三個大字,蒼勁有力,雖然看起來像是雕刻上去的一樣,葉峰只是簡單觀看一眼,便發現這字體之中蘊含神文之力,

    仿佛在短時間內便讓他的意識徹底的淪陷其中了一樣。

    “公子大駕靜心閣,不如進來坐坐。”

    然而,正當葉峰剛剛接近這一處樓閣的時候,樓閣內部竟然傳來了這樣一道悅耳的聲音。

    這一道聲音聽起來極為的空靈,在夜空之中回蕩,仿佛猶如極為遙遠之地傳來的天籟之音一樣。

    葉峰神色一愣,沒想到他僅僅是飛臨此地,便驚動了這樓閣的主人。

    “在下有要事在身,就不便久留了,抱歉。”

    葉峰對著樓閣的主人說道,后方有一種強者追擊,他哪里有如此閑心?

    “公子不必緊張,入我靜心閣,便無人再敢找公子麻煩了,何樂而不為?”

    那一道空靈的聲音再度傳了過來,聲音中帶著幾分自信。

    葉峰一聽,心中多少有些質疑,這樓閣的主人聲音如此優美動聽,剛剛的那句話,倒顯得有些自傲了。

    不過,既然對方如此說,想必應該是有著一定的本事吧。

    利用最簡短的時間思考了一下,葉峰沒有在猶豫,身體俯沖而下,降臨在了這一處靜心閣的門口方位。

    大門竟然自動敞開,葉峰踏步而入,大門關閉,樓閣之中燈光幽暗,帶著幾分神秘色彩。

    似有一陣陣幽香在空氣之中飄蕩,伴隨著湖畔之上的微風,給人一種試圖沉醉其中的感覺。

    “公子請隨我來。”

    一位相貌清秀的侍女早已在樓閣之內等待,微笑著對葉峰說道,白皙的面容上浮現出兩個淺淺的酒窩。

    葉峰對著侍女點了點頭,他能夠看出,僅僅是一位侍女,便有著很高的修養。

    這種修養并不是修為境界能夠代表的,而是一個人的言談舉止之中流露出的。

    葉峰隨著這一位侍女走上樓閣,來到了樓閣的最頂層方位。

    這里,有著一處半開放式的房間,微風徐徐,推動著房間的白色窗簾,風鈴發出一陣陣清脆的響動之心。

    在這種無形的意境之中,竟然讓葉峰有種望去一切的感覺,之前他被人追殺,雖然他并不懼怕對方,但情緒上卻是處于緊張狀態的。

    但此刻,他僅僅在這一處樓閣之中行走了片刻,在這種特殊的意境之中,他竟然有種要忘記一切的感覺,那種緊張的狀態也得到了放松。

    這讓葉峰心中震驚,用力的搖了搖頭,讓自己保持清醒,對方什么都沒有做,他怎么就這樣放松下來了?

    他放松的并不是情緒,還有他的警惕性,要知道,這里是他第1次前來,他與這一位樓閣的主人并不認識,若是以剛剛的方式發展下去,對方對他圖謀不軌的話,葉峰都無力抵抗了。

    作者萬木崢嶸說很早的一章,本月的中旬了,兄弟們手里應該有一定的鮮花了,跪求大家祝我登上鮮花榜榜首,祝大家每人都發財,嘿嘿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777七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