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美漫世界陰影軌跡》正文 26.深紅之鴉

作者:驛路羈旅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鏡像維度在震動著。

    它剛剛經受了一次恐怖能量的洗禮。

    這種由內而外爆發的力量讓它如一個即將從內部破碎的雞蛋一樣顫栗不休。

    但在危險的搖曳中,它又很快平靜了下來,更龐大的魔力在維持著它的穩固,讓它以更堅定的姿態繼續存在。

    在已經徹底毀掉的鏡像城市中,深紅色的光芒正在跳動著。

    就如一個被打開的光源。

    將閃耀的光暈擴散到整個空間中,就如粘稠的液體被傾瀉,在那光暈流轉中,很快,這方空域就遍布了深紅色的力量。

    在深紅之力逸散的圓心,梅林看了一眼手里斷裂的手杖。

    真可惜,這還是蘭為他制作的。

    他挺喜歡這手杖的。

    梅林搖了搖頭,他輕笑了一聲。

    額頭的紅石閃耀著,源源不斷的將賽托拉克的力量充盈到他的軀體里,和三宮的魔力與納爾的陰影融合,對抗

    最終形成了平衡。

    而遠古三魔的魔力則如一道道鎖鏈,為三種力量塑造出彼此的框架,讓它們以更穩固的姿態維持在一起。

    新的三相之力在梅林體內涌動著。

    就如不斷運轉的引擎,在怒吼中,將新的力量灌注到梅林的軀體之中。

    他睜開眼睛,地獄之火被喚引著,那原本燃燒的烈焰被三相之力改變著本質,就如流淌的光一邊在梅林體表揮動。

    在那深邃的暗紅色光芒的跳躍中,身披盔甲的半魔又一次出現。

    但這一次他不帶武器。

    深紅之力在他雙臂上塑造出如鳥類一樣的利爪。

    晶瑩剔透,如水晶塑造的爪子,他背后的雙翼伸展開,在那龍翼拍打中,梅林的身影在這廢墟之上,如幽靈一樣閃現著。

    光影明滅之間,他出現在黑蝠王背后。

    黑蝠王轉過頭,吼出了一聲撕裂天地的怒吼。

    無形的音波襲來,就像是能量匯聚的重炮,但在接觸到梅林的前一刻,就被上古之軀的魔法擋住,又在那鳥類的利爪揮舞中,被深紅之光在原地打散。

    貝奧武夫發出了咕嘟咕嘟的聲音。

    顯然,這共生體還沒忘記上一次和黑蝠王作戰時,它被黑蝠王的音波擊潰的情形。

    聲波對于共生體的傷害實在太大。

    黑蝠王必須被第一時間清理掉。

    梅林的打算也被其他人注意到,在黑蝠王的音波被打散的瞬間。

    緋紅色的,橙黃色的,還有跳動著神光的套索,飛舞的盾牌,握緊的重拳與閃耀的雷霆,在同時轟向梅林。

    鏡像維度的力量被調動,整個世界在這一刻翻轉過來。

    廢墟與大地層層疊疊的交錯,讓英雄們失去平衡,這突如其來的混亂只持續了一剎那。

    但已經足夠梅林帶著黑蝠王離開。

    他們來到了大地翻轉的空中!

    兩人在激烈的搏斗著,桔光加強了黑蝠王的破壞力,也讓他的軀體更健壯。

    讓他的每一拳都如轟鳴的炮彈,甚至可以和超人比比拳頭。

    但問題是,力量強大但卻打不中目標。

    梅林的速度快極了,在遍布這空域的深紅之力中,梅林就好像無處不在。

    緋紅女巫封鎖空間的魔法似乎失效了。

    “撕啦”

    黑蝠王的胸口被撕扯出五道血痕,在血色的利爪亂舞中,深沉的魔力覆蓋在他身上,就如跗骨之毒。

    被擊中一次,他就變得虛弱一分。

    那是納爾的力量,深淵將力量投影于這方鏡像的世界里。

    讓梅林越打越強,而其他人則越來越弱。

    “嗡”

    在如閃電般快速跳躍的梅林身上,艾克恩之形發動,深紅之鴉的幻象不斷從梅林身體里分離出來,纏住其他人,讓他們無法干擾梅林與黑蝠王的戰斗。

    恐怖的音波不斷的掠過這翻倒的天空與大地,讓滿目瘡痍的世界變得更加支離破碎。

    那些溝壑在地面上撕裂著,就好像要將這鏡像的維度徹底碎開。

    “轟”

    緋紅女巫在艾克恩之形的幻象糾纏下,艱難的朝著天空再次射出之前的恐怖能量。

    但這一次梅林沒有躲,他的雙翼拍打著。

    在如玻璃破碎一樣的清脆響聲中,他用上古之軀頂著緋紅女巫的混沌魔力,出現在了不斷躲閃的黑蝠王身后。

    染血的利爪在下一刻抽離,讓黑蝠王身體上閃耀的厚重桔光變得暗淡下來。

    他輸了。

    該退場了。

    高空中的梅林將他丟向鏡像維度之外。

    在那閃耀的末日弧光中,他感受著新的三進制的力量,他已經觸摸到了那凡俗力量與超脫之力的邊緣。

    他將自己的力量擴散開,就如一輪暗紅色的太陽懸掛在再次調轉的維度鏡像的高空中。

    “轟”

    整座城市都在深紅的光焰跳動中開始燃燒。

    在那焚盡萬物的烈焰中,梅林背后的龍翼伸展,將龐大的影子籠罩在廢墟上。

    他沙啞的聲音也在這空曠的世界里回蕩著。

    他說:

    “我是一個幽魂,游蕩在這個不屬于我的世界上!

    “我想讓他們見識一下,一個幽靈,能做什么”

    “感謝你們,朋友們”

    “胡言亂語!”

    戴安娜女士發出一聲怒吼,她已經真的打出了火氣。

    藍色的戰爭神力在她體表塑造成真正的烈焰,讓她看上去如神靈降世。

    她奔跑著,朝著梅林咆哮。

    她跳到空中,在浩克的一記接力之下,整個人如燃燒的藍色烈焰,撲向空中的梅林。

    而身纏桔色光焰的克拉克也從背后襲來。

    兩個力量十足的英雄要進行一次合圍,將不可一世的梅林徹底打垮。

    他們也確實有這個能力。

    三相之力只是強大,但也還遠非無敵,一旦被戴安娜和克拉克擊中,在缺少戰甲保護的情況下,梅林一樣會重傷。

    戰斗已經進行到了最后階段。

    只要清除掉眼前這些身纏最后桔光的英雄們,梅林和賭狗們的游戲就會迎來終結

    當世界上可以找到的最強大的英雄們也被擊敗之后,那些賭狗們就再難以操縱梅林的命運了。

    但問題就是,在進行到這個階段之時,梅林可以一對一的擊潰這些人,但這些人集群爆發出的力量,也完全可以擊潰他。

    就像是刀尖上的舞蹈,除了占據地形之利外,梅林很難說還有更多的優勢。

    眼看著梅林要從戴安娜和克拉克的合圍中逃離,地面上的緋紅女巫和杜姆對視了一眼,兩人同時釋放出魔法。

    緋紅色的能量觸須如從海面撲出的觸手怪,呼嘯著沖向梅林。

    在那些混沌魔力所到之處,已經被封鎖的空間被再次加固,讓深紅之力的流動都變得艱難,讓梅林很難在那光芒中來回跳動。

    而杜姆啟動自己的盔甲,在魔法轉化為能源的流光中。

    他的手指輕動,另一個超階魔法被釋放出來,就如深暗鬼蜮中的不祥之物被喚引。

    一雙古怪的眼睛的幻象出現在深紅色的流光中,那眼睛的瞳孔中跳動著不休的符咒。

    就如合攏的詭異線條,在被那眼神注視之時,梅林就像是被石化了一樣。

    又像是時間都被停滯,他以一種滑稽的慢動作試圖跳入流光

    “轟、轟”

    一前一后的兩記重拳轟在梅林身上,戴安娜那纏繞著戰爭神力的拳頭擊潰了上古之軀的魔法。

    在白色的空間碎片化為蝴蝶飛舞的光景中,克拉克的重拳也擊中了梅林的后背。

    這一擊

    真的是力道十足。

    梅林感覺自己的骨頭都快被打斷了。

    他被從天空轟入大地,就如隕石砸落,讓支離破碎的地面變得更加凄慘。

    “浩克!砸!”

    眼看著敵人落入大地,綠巨人肯定是不愿意放棄這痛毆對手的機會的,他從崩裂的地面跳起,沖入梅林轟碎的大坑中。

    下一刻本該是浩克自由粉碎的時間,但在浩克落入大坑之后,一切卻都安靜了下來。

    就好像是什么都沒發生一樣。

    “不對!”

    雙手提著越來越沉重的戰錘的托爾喚下一道雷霆,轟入大坑中,卻依然如泥牛入海

    “不對,散開!”

    雷神察覺到了危險,他高喊了一聲。

    下一刻,在落入地面的戴安娜身邊,破碎的大地突然爆裂開。

    在低沉的吼叫聲中,浩克從地下沖出來,高舉雙拳,就朝著猝不及防的戴安娜砸了下來。

    “哐”

    戰爭女神被浩克的巨拳砸入地面,又在綠巨人瘋狂的吼叫中被摁在地上猛錘。

    “停下!浩克!”

    克拉克從天降落下,試圖用拳頭讓浩克冷靜下來。

    但在他靠近浩克的時候,他才發現,浩克并沒有被控制心神。

    數道幾乎不可見的深紅線條被連接在浩克四肢上,就如被操縱的提線木偶一樣。

    “操偶術”

    作為梅林的親密戰友,克拉克非常清楚梅林的這個手段。

    但他本該無法控制浩克這樣的角色,現在看來,新的三相之力大概給了他更強的控制力。

    “沒錯,操偶術!

    梅林沙啞的聲音突然在克拉克心中響起,他說:

    “你身上也有!”

    “起舞吧”

    “啪”

    超人的思維在下一刻被隔離。

    他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本該砸向浩克的雙拳,不夠控制的砸向了另一側的杜姆。

    在恐怖巨力的打擊下,巫師國王杜姆體表的數層護盾在頃刻間被砸碎。

    但杜姆

    可不是一般人。

    他似乎早有準備,在超人失控來襲的瞬間,在護盾破碎的時刻,他的身影就在傳送術的光暈中消失。

    再次出現時,已經來到了城市的另一個角落。

    但還沒等杜姆松口氣,深紅之鴉就如蠕動出泥土的怪物一樣從地下現身,出現在了他眼前。

    “在這鏡像世界里,渡鴉無處不在,朋友!

    梅林低沉的聲音傳入杜姆耳中。

    在鐵面具之下,杜姆面色不變,他伸手從戰甲的手心里噴出灼熱的鐳射光線,另一只手在捏動法印,準備魔法。

    他知道,在現在這個階段的爭斗里,空間已經失去了意義。

    他只要再撐幾秒鐘,就會有人趕來支援。

    但問題是,已經徹底打紅眼的梅林,會給他這時間嗎?

    答案是否定的。

    “嗷”

    渡鴉凄厲的嘶鳴聲在城市廢墟的角落中響起。

    在杜姆眼中,眼前的深紅之鴉的外形扭曲改變著。

    在三相之力的作用下,一頭魔力組成的深紅渡鴉嚎叫著拍打翅膀,在盧恩符文與魔法陣的跳動中,就如真正的野獸一樣。

    它從梅林手中飛出,撲到了杜姆眼前。

    那渡鴉惟妙惟肖,就像是真正的生命。

    它卻是由最純粹的魔力組成的,很笨的釋放方式,沒有一點值得稱贊的精巧技法。

    但偏偏,就是這樣蠻橫的塑形與爆炸,卻讓此時的杜姆無法抵抗。

    純粹的暴力壓制

    巫師國王的眼睛在這一刻瞪大了。

    “轟”

    他的身影被爆炸的魔力徹底淹沒。

    在桔光閃耀中,全身被深紅之火點燃的杜姆凄慘的墜出鏡像維度,狼狽的砸在現實世界的地面上。

    他還保持著清醒,他看了一眼身邊被匕首治療的黑蝠王,他又看了看眼前空無一物的地面。

    杜姆搖了搖頭,他身后撲滅身上燃燒的火焰,然后艱難的捏出一個魔法。

    在光芒閃耀中,他離開了紐約,回去了拉脫維尼亞。

    梅林是輸是贏和他沒關系了。

    他已經履行了自己與梅林的承諾。

    該退場了。

    在杜姆退場之后,梅林氣喘吁吁的站在原地。

    他捏碎魔力寶石,但原本能補滿魔力的寶石,現在也只能讓他幾近干涸的魔力再多那么一點點。

    面對杜姆,耍什么魔法技巧只能是自尋死路。

    這世界上很難找到比杜姆更有天分的施法者,所以梅林只能用蠻力擊潰他。

    而現在,杜姆已經失敗,就剩下一個旺達。

    只要再把她驅逐出去,面對剩下的一群力量型角色,梅林可以發揮的空間就很大了。

    賽托拉克的使者,可從不畏懼正面突擊。

    旺達現在的情況也很糟,她多時間內多次強行使用龐大的混沌魔力,已經對她的身體造成了極大的負擔。

    混沌魔法威力強大,原理神秘,但魔法來源卻不是什么好地方,據說混沌魔法的源頭是一位邪神

    對,就是西索恩,大魔影。

    那家伙可不是個慷慨的人,要使用它的魔法,就必須付出相應的代價。

    旺達已經有些神志不清了

    她在搜索著梅林,但她釋放的魔法卻偶爾會詭異的打中身邊的人。

    她已經很累了,已經有些敵我難辨了。

    而一種毀滅的沖動也從旺達內心里升騰起來。

    大概是因為賽托拉克的力量在影響她,在反復搜索無果之后,旺達咬著牙,她使用了最后一個危險的魔法。

    她用凄厲的聲音嘶吼道。

    “這世間,再無”

    “啪”

    旺達的言靈術還沒說完,梅林的身影就出現在她身邊。

    以上古之軀硬頂住托爾的野蠻錘擊,梅林伸手捂在了旺達的嘴。

    阻止她說完這危險的混沌言靈術。

    這四眼半魔對緋紅女巫露出了一個灼熱的笑容,他甕聲甕氣的說:

    “有些話千萬不能亂說,丫頭”

    “你很累了,回去休息吧!

    “嗷!”

    深紅之鴉再次從梅林手中飛出,壓榨干凈了梅林所有的魔力。

    在烈焰燃燒中,將緋紅女巫強行退場。

    “賽托拉克”

    梅林的身影在原地消散,他捏碎魔力寶石,在靈魂中高喊道:

    “這場表演,你可還滿意嗎?”

    “我有資格成為你的使者了嗎?”

    深紅世界的邪神沒有回應,但它也做出了更直接的回應。

    一些復雜的禁忌知識被如烙印一樣印在了梅林腦海中,這是獎勵

    賽托拉克大人很滿意梅林的作戰,它看的很過癮,所以隨手給了獎賞

    如果梅林想要更多

    那就用更瘋狂的戰斗來取悅深紅主宰吧!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777七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