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章節目錄 614、流產(2更)

作者:葉染衣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她心煩氣躁,不打算在飛雪院多待,得回去想個招兒才行。

    安撫了蘇黛幾句,蘇儀站起身就要走,誰料蘇黛突然拽住她的胳膊,嘴巴里哭得都快沒聲兒了,好久才道:“姑母,真的不是我不肯幫你,實在是我……我人微言輕,就算我說了,大少爺也不肯聽的。”

    她越哭眼淚越多。

    蘇儀以前從未發現蘇黛竟然是這么個小賤人,不幫她就算了,看樣子還想讓她陪著笑臉原諒她,不跟她計較?

    蘇儀被氣到了,心下惱怒,掙了掙自己的胳膊。

    蘇黛緊緊拽著不放,仍舊是一個勁地在哭,斷斷續續說著讓姑母原諒她的話。

    蘇儀徹底被激怒了,手腕上用力將她往后推。

    蘇黛沒站穩,后腰撞在那張玫瑰椅上,只聽得一聲慘痛的“啊”,隨后她人往下一滑,臉色慘白如紙,沒多會兒就見了紅。

    外面的下人聽到動靜,急急忙忙進來,就見到世子夫人杵在那兒不動,蘇姨娘癱在地上,雙手捂著肚子,疼得連叫喊聲都出不來。

    “姨娘,姨娘你怎么了?”兩個小丫鬟嚇得手足無措。

    “我、我肚子好疼。”蘇黛額頭上全是冷汗,卯足了勁兒才說完整一句話。

    其中一個丫鬟當即吩咐另一個,“快,快去請府醫!”

    一時之間,飛雪院人仰馬翻,一盆又一盆地血水被端出來。

    蘇儀立在外面,吹著冷風,也不知里面究竟是個什么情況。

    陸晏彬收到消息趕來,就看到蘇儀呆呆站在廊檐下一動不動,頓時怒火叢生,走到蘇儀跟前瞪著她,“你到底對她做了什么!”

    “我沒有。”蘇儀出聲,發現自己連辯駁的力氣都沒有,只是麻木地搖著頭。

    陸晏彬額頭上青筋鼓脹,嘴角肌肉抽搐著,顯然是怒到了極致,“她和孩子若是有個三長兩短,我跟你沒完!”

    蘇儀不知道自己最后有沒有回了陸晏彬的話,她只是一陣接一陣地苦笑。

    沒想到她算計了人一輩子,到頭來卻被最后的親人給了致命一擊。

    陸家的第一個重孫若是因為她而出了任何事,她這輩子就到頭了。

    她不知道蘇黛為什么突然反過來害她,但她親眼看到了,蘇黛為給她加罪做了多大的犧牲,連親手殺死腹中胎兒的事都干得出來。

    呵呵,果然不愧是天性涼薄的蘇家人,都入了陸家這么久,行事作風竟然還是蘇家人的風格。

    正屋內。

    蘇黛的身子已經被清理干凈,她人正昏迷不醒地躺在拔步床上。

    陸晏彬坐在榻前,雙手握著她冰涼的指尖,嘴里不停道:“黛兒,孩子沒了還能再生,你可千萬不能有事,否則我……”

    否則沒了她,他不知道該怎么辦。

    當時在前院聽到下人稟報說蘇姨娘小產的時候,陸晏彬一顆心霎時間四分五裂,來不及疼痛,他就匆匆往飛雪院趕,結果過來看到的便是這樣一幕——孩子沒了,她面白如紙地躺在榻上,一點反應都沒有。

    “先前奴婢們全都守在外面,不清楚里頭到底發生了什么,只是聽到蘇姨娘一個勁地哭求夫人,請她別為難,好像是夫人讓姨娘去跟誰求情。”丫鬟如意稟道。

    “是讓姨娘到少爺跟前說說,請少爺去世子爺跟前求情,求夫人留下來。”另一個丫鬟補充。

    聽到這兒,陸晏彬已經恨紅了眼。

    “你們幾個,把那毒婦帶進來,我要當面問她!”

    見大少爺動了怒,如意嚇了一跳,不敢耽擱,匆匆出門,不多會兒就把蘇儀給帶進來。

    怕吵到蘇黛休息,陸晏彬已經挪到外間,此時正坐在羅漢床上,冷著臉,瞇著眼。

    不得不說,他生氣動怒的時候跟他親爹陸平舟如出一轍。

    換作以往,蘇儀肯定會怕,因為心虛,可在這件事上,她突然就挺直了腰板,都不等陸晏彬質問,她先一步道:“不是我做的,我沒有推她。”

    “不是你,難道黛兒還能自己把自己給推倒了?”陸晏彬語氣森寒,顯然被人觸到了底線。

    “如果我說她就是自己摔倒的呢?”蘇儀表情麻木。

    “可笑!”陸晏彬一掌拍在炕桌上,“你若是不如實交代,我馬上就讓你去見老太爺老太太。”

    蘇儀皺眉,“陸晏彬,你可知道你在審問誰?我是你的嫡母!”

    “嫡母就能為了一己私欲而殘害別人腹中的孩子?”陸晏彬慘笑一聲,“有個你這樣的嫡母,是我這輩子最大的恥辱。”

    蘇儀腦子一轟,“不,真的不是我,彬哥兒,你相信我,我的確是提出過讓她到你跟前說幾句好話,再由你出面去幫我求情留在京城,可她不答應,我就沒再強迫了,至于后面的事,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會變成這樣。”

    陸晏彬跟她沒什么好說的,伸手指了指守在門口的婆子,“把夫人帶去見老太爺老太太,順便跟他們報一聲,就說蘇姨娘腹中孩兒沒了。”

    這是擺明了態度要讓老太爺老太太來主持公道。

    兩個婆子很快把蘇儀押出飛雪院,朝著老太太的院兒里去。

    外間那二人爭吵的時候,蘇黛就已經醒了,她呆呆盯著帳頂,有些失神,爾后抬手,習慣性地摸向小腹,那個地方的小生命已經不復存在,好似從她身上挖了一塊肉。

    蘇黛閉了閉眼,眼角有淚珠滾落。

    她當初的確是為了報仇而入的陸家,可過門后陸晏彬一直待她很好,甚至隱隱有了寵妾滅妻的勢頭,蘇黛不傻,當然知道自己該怎么抉擇,她有想過好好和陸晏彬過日子的,可這個孩子被府醫診出有毛病,不能留。

    這段日子她一直在琢磨到底要怎么樣才能才全家人都接受的情況下落胎。

    這不,蘇儀就送上門來了。

    蘇黛原本不想害她的,是她自己作孽太多,公公容不得她。

    陸晏彬進來的時候看到她在哭,嚇壞了,三兩步跨到榻前,指腹輕輕摩挲著她的眼角替她擦去眼淚,“黛兒,別哭,別哭,孩子沒了咱們往后再生就是,你養好身子要緊。”

    蘇黛偏頭,看著這個疼自己入骨的男人,眼眶再一次不受控制地濕潤。

    她想到蘇儀,蘇儀就是因為作孽太多才會淪落到眾叛親離的下場,就連親生的兒女都早早夭折。

    自己是不是也這樣,因為參與了蘇家滅門慘案,手上沾染太多人命,所以老天爺要讓她絕后?

    斂下思緒,蘇黛沙啞著嗓子道:“少爺,對不起,我沒能保住它。”

    “不怨你,不是你的錯,都是那個毒婦。”陸晏彬一再攥緊她的手,“黛兒你放心,我不會讓她有好下場的。”

    蘇黛吸了口氣,“少爺,你就沒想過,萬一我以后再也不能為你……”

    話還沒說完,就被陸晏彬伸手捂住嘴,“不會的,我的黛兒那么善良,老天爺是長眼睛的,沒了一個,興許下一胎直接來倆,對,來倆。”

    蘇黛被他逗笑,蒼白的唇輕輕扯了扯,“少爺,其實我只是個妾,你應該把更多的精力花在少奶奶身上,否則寵妾滅妻的名聲傳出去,對你終究是不好。”

    陸晏彬皺緊眉頭,“外人怎么說,與我何干?我只知道自己當初要娶的人是你,是他們阻攔著不讓你做正妻的,如今不管安排誰來,我都不稀罕。”

    ——

    蘇儀為了留在京城跑去找蘇黛求情,一言不合之下推倒蘇黛導致其流產的事,不多時就傳遍了敬國公府。

    怡安院內,老太太面色陰沉,瞪了眼站在堂中的蘇儀,又問婆子,“世子來了沒?”

    婆子應道:“大抵就快到咱們院了。”

    話音剛落,陸平舟便大步流星地走了進來。

    早在來的路上就已經有小廝向他秉明情況,此時的他眉目間戾氣很重,沒想到自己才離開多大會兒工夫,這個毒婦就惹出這么多事來。

    “蘇儀,這次你作何解釋?”陸平舟問她。

    雖然知道自己說了實話也沒人信,可蘇儀還是不甘心背了這個鍋,她咬著唇,許久看向陸平舟,“我若說不是我做的,爺信不信?”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777七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