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卷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等什么?

作者:本章仙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樂雨把小陳的事交給羅易,自己一身輕松。

    不得不說,第一次和羅易見面,她心里是有點失望的。

    羅易更像個宅在家里的女學生,碰上難題時,就喜歡拿頭敲桌子,敲得額頭又紅又腫,像個孩子。

    完全沒有律師該有的干練、強悍的氣質。

    但是溝通起來才慢慢發現羅易的好處。就像跟閨蜜聊天一樣輕松自在,沒有障礙。

    除了聊小陳案子的進度外,樂雨還會請教羅易一些遺囑和婚后財產分割的事,羅易也會跟樂雨說自己接手過的一些奇葩案件。

    “就是一個女的,家暴案,跟我哭了半個小時,說她老公打她。我勸了半天,讓她冷靜下來,還幫她說話,說她老公挺渣的。打女人的男人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她老公要是道歉,千萬別信。那女的說她老公不渣,還挺可憐的。我當時鼻子差點都氣歪了。你臉都被打成這樣了,還幫你老公說話?你是不是賤?她拿出一個手指頭,說她把她老公手指頭剪了一截下來。我嚇了一跳,敢情是你家暴你老公!”

    樂雨笑得很開心,跟羅易約好下次見面的時間后,回到家里。

    到了晚上,曹石星又發來問候的消息:“晚上好!

    要是以前,樂雨才懶得理。

    不過最近這段時間,曹石星幫了她不少忙。律師羅易,還有找的店鋪。

    雖然店鋪她抽空去看過,都不是太滿意。不是地段不好,就是店面太小。

    她想要的是個價錢合適,面積足夠大的店鋪,做什么生意她還沒想好,但這個店鋪會成為她下半生堅實的依靠。讓她可以不用處心積慮地去想那么多事,舒舒服服地經營自己的店鋪,就能富足幸福地過完下半生。

    曹石星幫了她很多,卻一句多余的話都沒說,甚至連點曖昧的字都沒漏出來,好像這些事是他應該做的。

    即便是見多了舔狗的樂雨也有點動搖了。

    她回復:“晚上有空嗎?我請你吃飯!

    是的。樂雨要請曹石星吃飯,她發出這句話,隔著屏幕都能想象到曹石星那歡呼雀躍,激動萬分的樣子。

    嗯,果然如此,現在還沒回復,一定是手抖的連字都打不了。

    樂雨微笑,她當然不是真的要和曹石星去吃飯,只是口頭說說而已。這句話就算是她給曹石星的一點饋贈。

    然后樂雨的微笑凍住了。

    曹石星回復:“不用了。晚上有約!

    樂雨差點以為自己眼睛出了問題,她看了又看,確定曹石星的意思就是拒絕,還是對著空氣發了半天的懵。

    然后她冷笑起來。

    曹石星舔著舔著,舔出新技術了。

    這又是跟上次一樣,玩什么欲擒故縱的把戲是吧?

    樂雨回了個“好”字,這回連標點符號都沒加,她倒要看看曹石星這回到底能忍多久。

    晚上有約?

    哈!像你這樣的男人說這種謊話有意思嗎?

    曹石星真的在約會。

    他在云水坊跟許淵共進晚餐。

    許淵今天打扮得特別漂亮,好像參加正式的晚宴,右眼的傷好多了,只留下一個淡淡的黑圈,昏暗燈光下看不清楚。

    “甜甜呢?”曹石星一邊拿面包蘸湯吃,差點要咬到手指頭,一邊問。

    自從打定主意不告白后,他舔得隨心所欲不逾矩,不再拒泥于那些吃飯的小禮節,舔得通透、徹底、圓滿,有大智慧。

    反正不告白,對你無所求,舔你只是我樂意,我喜歡,我愛怎么舔就怎么舔。

    曹石星覺得自己快要悟透舔狗之道了。

    許淵呆呆地看著曹石星,越發看不透這個奇怪的男人。

    以前他是個叫小吳,或者隨便叫什么名字都好的癡心追求者之一。

    現在他是一個抱著神秘目的,一直在幫她,卻從來沒索求過任何東西的古怪男人。

    他到底想干什么?

    許淵說:“上舞蹈課呢!

    曹石星哦了一聲,用面包把盤子刮得干干凈凈,吃下去,打了個飽嗝。

    吃飽了,開始干正事。

    曹石星拿出一疊厚厚的資料,給許淵看自己聯系過的買家,和他們的意向成交價。

    許淵說:“辛苦你了!

    曹石星說:“不辛苦!

    真的不辛苦。

    許淵也好,樂雨也好,一個想賣,一個想買。

    只是許淵的云水坊雖然破落,占地面積卻不小,又是建在山上,買下后,光運裝修材料的錢就不少。

    樂雨只是個普通上班族,絕對買不起的,所以曹石星一直沒跟樂雨說,只是利用自己的舔狗人脈幫許淵聯系買家。

    聯系來聯系去,云水坊沒賣出去,樂雨心怡的店鋪也沒買到。

    不過倒是給好幾個老板牽線,成交了好幾筆轉租店鋪的生意,賺了幾筆中介費,抵得上他好幾個月工資。

    舔就算了,居然舔出了副業。

    曹石星這段時間都在考慮要不要專心做中介算了,自己多年的舔功沒有白練,好像有做中介的天賦。

    曹石星正在想自己事業轉型的問題,許淵突然說:“我離婚了!

    “嗯?”曹石星抬頭。

    許淵說:“小三生了個兒子,我老公一家人高興壞了!

    “嗯!辈苁且仓荒苷f這個字,他也不知道該怎么安慰許淵。

    一般情況下,資深舔狗聽到女神離婚的消息,會很開心,然后告白,說我養你啊;蛘吣沭B我啊?傊,互養啊。

    可是他現在不能說。

    反正不能說,久了,也習慣了,曹石星也不去想了。

    許淵說:“我現在除了甜甜,就只剩下這個云水坊了。所以——”

    曹石星豎起耳朵。

    “幫我把云水坊低價賣了吧。一千萬也行!痹S淵說。

    曹石星長出一口氣,如果是這個價格的話,應該會比較搶手。

    “然后,我跟你在一起,好不好?”許淵抓住曹石星的手,看著他。從許淵那消腫的右眼里,拋出灼熱的黑紅光線,刺穿曹石星的心臟。

    曹石星震了下,縮回手,說:“不好!

    許淵又抓住曹石星的手,不讓手逃走,固執地盯著曹石星游移不定的瞳仁,說:“你喜歡我,對不對?就算我結婚了,有了女兒,這么多年,你還是喜歡我的,對不對?不喜歡我,為什么幫我做這么多事?不喜歡我,為什么給我敷藥?幫我補天花板?不喜歡我,為什么我一個電話你就跑過來?你說!”

    曹石星呆住了。

    他這輩子都沒被女人主動告白過。

    從來只有他舔人的份,沒有人舔過他。

    可看許淵這急切的態度和緊箍的雙手,大有非他不嫁的趨勢。

    怎么辦?

    章老師只跟他說過打死不要告白。

    可沒說過要是女人主動告白的話該怎么做。

    曹石星跳起來,甩開許淵的手,跟她說:“等一下!

    許淵一愣,問:“等什么?”

    曹石星往外跑:“等我問個人先!

    《我能看見本章說》無錯章節將持續在小說網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

    喜歡我能看見本章說請大家收藏:()我能看見本章說更新速度最快。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777七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