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我討厭殺手 第六百一十六章 也許圣光會憐憫你,但我不會

作者:鳳嘲凰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夜色下,形似黑鳥sr-71的炫酷飛機,以極快的速度穿行在高空之中。

    琴·葛蕾獨自留下對抗強敵,聯系學校里的其他x戰警又無人回應,暴風女奧蘿洛頭痛不已。

    “琴,你答應過我的,一定要安全返回……”

    暴風女心緒不寧,聽到機艙里低吟的圣經禱告,索性將飛機設定為自動駕駛,朝著閉目祈禱的夜行者走了過去。

    變種人的模樣五花八門,這也是他們悲劇的來源之一,夜行者的模樣在普通人眼里等同地獄魔鬼,但在暴風女眼中,也就那么回事,她見過更惡心的。

    聽到腳步聲,夜行者停下禱告,將十字架收起,朝著暴風女羞赧笑了笑。

    “我是奧蘿洛·門羅,x戰警的一員,你可以稱呼我暴風女。”

    “你好,我叫科特·瓦格納!”

    “瓦格納,你身上的紋身……是什么意思?”暴風女心頭惴惴,挑了個話題和夜行者聊了起來,想以此緩解一下煩躁的情緒。

    夜行者摸了下丑臉,解釋起來“這是天使圖騰!由大天使長加百列帶至人間,每一個圖騰都對應著一種罪惡,我身上有很多這樣的圖騰。”

    “很漂亮,但……”

    奧蘿洛本想說,真要是有天使,變種人們的命運就不該如此悲慘,但這話題太消極,也不適合在一位信徒面前提起,只能閉口不言。

    片刻后,她出聲問道“瓦格納,教堂里的神秘人,你對他知道多少?他背后又是什么勢力?”

    夜行者眨眨眼“誰,那個全身穿著護甲的天使嗎?”

    “天使?呃,沒錯,就是他。”奧蘿洛凝重點了點頭,開始搜集情報。

    “可我不認識他呀!”

    “什……什么!你不認識他?”

    奧蘿洛瞪大眼睛“他拿槍指著你,準備殺你滅口,他……他……難道他不是操控你刺殺總統的人?”

    “那件事情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自己清醒過來就干了一件非常瘋狂的事情。”

    提到刺殺總統一事,夜行者咽了口唾沫,繼續說道“至于那個神秘的天使,我看得出來,他不是來殺我的,也沒有拿槍指著我,我們在教堂相遇只是巧合,他甚至還幫我治好了傷口。只不過他脾氣很糟,和同伴吵了幾句,就拔槍干掉了對方,把我嚇壞了。”

    “……”

    奧蘿洛徹底傻眼,驚覺自己和琴可能進入了思維誤區,然后打了一場沒有意義的戰斗。

    “我真傻!”

    回想起羅素說過,他需要一個為何攻擊他的解釋,貌似還真是打錯人了。

    糟糕的是,平白無故得罪了一個強大的變種人不說,還把琴陷了進去,現在情況不明,也不知她脫身了沒有。

    奧蘿洛伸手捂住臉,極度無語道“那為什么,你不早說呢?”

    “說什么?”

    夜行者疑惑問道“話說回來,當時我就想問了,你們彼此不認識,怎么突然打了起來,有什么矛盾不能坐下來好好說嗎?”

    奧蘿洛(ノへ ̄、)

    “不過你們都好厲害,我從未見過像你們這么強大的變種人,當時把我嚇壞了。”夜行者感慨說完,小聲bb起來“我覺得天使生氣,很可能是因為你……你用閃電把教堂毀了。”

    “好吧,我明白了。”

    奧蘿洛嘆了口氣,起身回到操作臺,手動駕駛飛機返航,既然是一場誤會,解釋清楚應該就沒事了。

    “但愿他是個大度的人……”奧蘿洛默默祈禱了一句,希望琴那邊能及時發現問題,雙方握手言和。

    就在這時,操作臺突然響起電子音提示,信號顯示,琴的通訊定位正在靠近。

    奧蘿洛面露喜色,但很快就轉化為驚愕,因為太快了,根據雷達顯示,琴的移動速度非常驚人,已經超過了兩馬赫。

    “琴從哪找的飛機?”

    奧蘿洛咽了口唾沫,意識到了什么,猛地調轉方向,飛機推進器加速,遠離定位器上的信號。

    突然的加速,讓毫無準備的夜行者摔了一個屁股墩,正當他齜牙咧嘴想詢問的時候,機尾位置的艙口被一道光束刺入。

    隨著光芒切割,飛機被撕裂出一個巨大的豁口,羅素手持圣光長劍,收攏羽翼走了進來。

    “打擾了,這架飛機沒有申報飛行的許可記錄,根據那什么什么法,請立即降落在下方的停尸房,又或者,我直接送你們進去。”

    說到這,羅素揚了揚手里的圣光長劍,沒錯,這就是威脅。

    奧蘿洛眼角微跳,來者不善,但她更關心琴的安危,顫聲問道“你拿著琴的通訊器,她在哪?”

    “她手腳健全活得好好的,我沒把她怎么樣……但我的同伴會對她怎樣,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前半句話讓奧蘿洛松了口氣,后半句直接讓她罵出了聲“該死,你們對琴做了什么?”

    “別亂說,不是我們,我可什么都沒做。”

    羅素聳聳肩“不過我離開的時候,我的同伴抱著她死活不肯撒手,考慮到他是個把好色刻入遺傳基因里的色鬼,恭喜你,明年可以做教母了。”

    奧蘿洛氣得渾身發抖,當即雙目泛白進入戰斗狀態,下一秒,她腹部遭遇重擊,保持著白眼狀態倒在了羅素懷里。

    羅素扶著暴風女放在駕駛座,綁好安全帶,回頭看到了把自己綁在座椅上的夜行者,疑惑道“奇怪,你怎么沒有瞬移逃走?”

    夜行者面露不解“為什么要逃走?”

    “我這么兇,你不逃走,留下來等死嗎?”

    夜行者取出十字架握在手中,搖了搖頭“在教堂的時候,我沒有看清楚,剛剛我確認過了,圣潔的光輝是不會騙人的。”

    “是啊,是啊!”

    羅素翻了下白眼,駕駛飛機返回波士頓“不過有一句話,你肯定沒聽說過。”

    “哪句?”

    “也許圣光會憐憫你,但我不會!”

    ……

    朝陽升起,飛機停靠在僻靜無人的沿河岸邊,非常黑科技的一架飛機,無需借助跑道便可以像直升機一樣隨時起飛降落。

    暴風女奧蘿洛聽著耳邊躁動的音樂,從昏迷中醒來,她四肢被鐵鏈捆住,固定在機艙乘客座椅上動彈不得,睜開眼睛之后,整個人都不好了。

    “吼吼哈嘿!哈哈哈————”

    飛機音響播放著勁爆的音樂,向來高冷的琴伴隨音樂舞動手腳,跳著一段十分沙雕的舞蹈,而且還笑得像個傻子一樣。

    奧蘿洛⊙o⊙

    在琴甩動頭發的舞蹈動作中,奧蘿洛在她臉上看到了一個大王八,是被人用加粗的記號筆畫上去的。

    一般情況下,這種墨水很難洗干凈。

    “羅素,我不明白,為什么要讓她跳上一整個晚上?”死侍趴在地上,他跟著節拍跳了兩小時,累得夠嗆。

    “哼哼,等她清醒過來,發現自己四肢酸軟,渾身提不起一點力氣,好像被幾百……”

    “我懂了,伙計,你好猥瑣。”死侍驚嘆連連,趴在地上拍手鼓掌。

    “你懂個屁,我還沒說完呢!”羅素輕哼一聲“就在她勃然大怒的時候,我怕把你推出去,就說是你干的。”

    “……”

    死侍目瞪口呆,奧蘿洛聞言急忙閉上眼睛,假裝繼續昏迷,盡量蜷縮身軀,試圖讓自己變成小透明。

    看不見我!看不見我!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777七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