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漢明》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托孤?

作者:八無和尚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那依你之見,本王當如何應對……安排身后事?”多爾袞悠悠道,聲音充滿了悲愴、無奈和那種不甘心的惆悵,如同一頭垂死的雄獅,看著面前的獵物,反而要求助于它。

    “造反,怕是沒機會了。英親王回京,徹底斷了岳丈大人造反成功的可能。無論是京營,還是漢八旗,恐怕都不會追隨一個……咳,小婿并無不敬之意!

    “繼續講!

    “小婿和錢翹恭的火器營易手,就更沒了可能!鄙蛑逻h平靜地道,“眼下可做的,只有讓世子順利承嗣……但保全岳丈大人麾下三旗怕是不能,能保全正藍旗算是不錯了。當然……若能岳丈大人說服英親王,或許有一線希望!

    “不可能!

    “為何?”

    多爾袞嘆息,看了眼沈致遠,道:“原本這事不能與你講……也罷,當年太祖駕崩之時,已選本王承繼大統,以二兄代善為輔政。不想,太祖駕崩后,代善竟與諸貝勒合謀,立皇太極為帝,怕太祖遺旨泄本王皇額娘自盡。大勢已成,額娘無奈之下,以她的死為本王兄弟換來了生路……皇太極登基后,倒也沒虧待本王兄弟,可惜他死得早……算了,本王沒必要與你說這些,本王只是想說,無法說服阿濟格!

    沈致遠詫異道:“英親王是岳丈大人的胞兄,按理,親額娘死于諸貝勒之手,英親王應該同仇敵愾,襄助岳丈大人才是!

    多爾袞搖搖頭道:“阿濟格素有野心,卻有勇無謀,他此次返京,逼本王助他封叔親王,被本王拒絕,自然記恨在心……他延攬你,無非是覬覦本王攝政之權,除非本王將攝政王相讓,否則他不會襄助本王!

    “可若是英親王與皇帝聯合,那……岳丈大人怕是敗局已定,再無還手之能!

    “不會,阿濟格不會臣服于福臨!”多爾袞搖搖頭道,“除非本王已露敗象,否則,他只會旁觀,等待在局勢明朗之時,奇貨可居!”

    說到這,多爾袞看著沈致遠的眼睛道:“那你呢……你對自己和莪兒如何安排?”

    沈致遠苦笑道:“能有什么安排,只能靜待那日到來……或許,鄭親王能看在錢翹恭的面子上,放我一條生路!

    多爾袞看著沈致遠好一會,突然哈哈大笑起來,笑到最后,連聲咳嗽起來。

    沈致遠只好上前為他撫背順氣。

    好一會,多爾袞笑得眼淚都出來了,指著沈致遠連笑邊說道:“小子,你真把本王當成任人揉捏的軟柿子了?就算本王身子骨確實不行了,本王若想拼命,怕是誰也攔不!”

    沈致遠一臉驚愕道:“岳丈大人已經有了安排?”

    多爾袞看了沈致遠許久,道:“你不必管……本王問你,若有一日本王要用你和錢翹恭,你能確保錢翹恭聽你的嗎?”

    “當然!鄙蛑逻h答道。

    “那就行……回去吧,莫讓莪兒擔心!倍酄栃柭炕厮。

    沈致遠一愣,“那……!

    “好好對莪兒,別的……等本王命令就是!倍酄栃栆呀涢]上了眼睛。

    沈致遠眉毛一挑,隨后收斂,躬身行禮,慢慢退出。

    ……。

    三日后,以范永斗等為代表的晉商,向清廷捐獻白銀三百二十七萬兩。

    以此換得清廷授于晉商對山西煤,遼東、朝鮮鐵和江南商會貿易的專營權。

    七月初,多爾袞與阿濟格,雙方達成妥協。

    阿濟格得到新編一營火器軍的預算,由此換來阿濟格對多爾袞吸納火槍營、槍騎營的掌控。

    也就是說,多爾袞力摒眾議,正式掌控了原本沈致遠、錢翹恭所練的火槍營、槍騎營。

    同時,多爾袞以自己的財力,不顧朝廷的阻撓、反對,開始擴編二營,二營編制人數總計到達了一萬二千人,幾乎翻了一倍。

    而沈致遠、錢翹恭開始在宮城上任,以其官職、爵位,游走于亭臺樓閣之間,整日呼朋喚友、走馬章臺,大有一代紈绔之風。

    ……。

    杭州府,虎樸書院以北,雨縣與仁和縣的交界處。

    車水馬龍、人頭擁簇。

    原本就是國內外商人眼中香餑餑的江南織造府,如今經過改制之后,更成了天下商人目光匯聚的焦點。

    這不僅僅是因為江南最具影響力的三個女子,經常在此出現。

    更因為這里有,可以稱霸于天下服裝界的時裝,可以執天下服裝之牛耳。

    說來也怪,“漢袍”在江南各府賣得不溫不火,可它一旦運到北方,便是一衣難求。

    或許是它的風格和適應性,更能為滿族女子所接受吧。

    江南二百至三百兩一件絲羅刺繡漢袍,到了北邊,竟賣到八、九百兩,依舊是供不應求。

    此時的物價,較至吳爭收復杭州府時,已經是不可同日而語。

    僅以粳米為例,吳爭收復杭州府時,雖是戰亂之際,一石上好的粳米,也就一兩三錢至一兩五錢銀子,當然,糧價一戰之時,也曾到過一石三兩左右,可那不具代表性。

    眼下,一石上好粳米已經要二兩七、八錢,相當于上漲了一倍。

    可工資水平,漲得更多,想那時,百姓在富戶家幫工,也就八文到十文一天,一個月也不超過三百文,按當時一兩白銀兌換四百文計算,也就七錢左右的銀子。就連那時的瀝海衛,也只是每月拿二兩銀子,已經在天下軍隊中首屈一指了。

    可現在,因新城的修建和無數工坊的興起,江南各府,可謂人力難求,百姓只要肯干,一日三十文,幾乎是最低行情了。

    也就是說,連最普通的百姓,一月也能掙上二兩多銀子。

    粳米上漲一倍,工資上漲三倍有余,購買力自然是增強了。

    但北方的物價變化卻不大,差不多還是一兩三、四錢銀子購買一石糧食。

    所以,江南與北面,同樣一兩銀子,以此時最中肯的糧價而言,購買力要少四成左右,也就是說,北面銀子更值錢。

    然而,江南二百至三百兩一件絲羅刺繡漢袍,到了北邊,竟賣到八、九百兩,依舊是供不應求。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777七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