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神話版三國》正文 第三千四百一十四章 孤讓你見識見識

作者:墳土荒草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我也該肩負起我的責任了,如果這個國家需要大軍團統帥,那我也該邁步而出了!辈祭湛聪蚪鸸庵麓棠康膹埲,對面的張任是貴霜判斷出來,在整個漢貴戰場之中最具迷惑性的敵人。

    箭雨爆射而出,布拉赫的大腦這一刻清晰無比,晦暗的輝光之下,布拉赫幾乎能清楚的感覺到自己麾下軍團的每一個問題。

    自毀神佛觀想,借當年賦閑的時間走北方的心象道路,最后將心象震碎邁向軍團天賦,從一開始就讓軍團天賦抵達到了自身掌控的極致,而后斬落軍團天賦,融入到自己麾下的精銳本部。

    “我可以成為新的禁衛軍統帥,我也可以再進一步,肩負起這個國家的職責!辈祭蛰p聲的自語道,將自己的力量激發到極致,早在七年前他就有幸率領盡十萬人打穿恒河中下游,去追求自己的正確路線,只當時年少,未明白自己該做什么,而現在明白了。

    “叮!”一聲脆響,漢軍的斬馬劍和布拉赫本部的巨刃發生碰撞,氣勢更猛,心氣更強的漢軍直接靠著斬馬劍將對手強行逼退了兩步,而后更多的士卒沖了上去。

    張任提著漢室冊封平南將軍時一起發運過來的闊劍,帶著一種無可比擬的氣勢朝前邁進,龍驤虎步,器宇軒昂,完全不像是在戰場沖鋒陷陣的將帥,而像是巡視領土的諸侯。

    那種儀態,那種面容,配合著特制金甲,黃金冕冠,麾下士卒只要看到了,就一種感覺,勝券在握!

    實際上張任已經自暴自棄了,開了天命指引之后,相比于沖鋒陷陣,提劍殺敵,還不如作出一種煌煌天命不可變更,與我為敵,便是與天為敵,什么你天下無敵?那我就是你的天!

    因為這種儀態,這種姿容,這種格調組合起來,在漢軍其他人眼中就是張任又開著外掛開始碾壓,天道車輪教你做人!

    同樣這樣的姿態,就算張任什么都不說,己方士卒早已被天命指引僵化的顱腦也會腦補出無數的劇情——勝利已經唾手可得,將軍已經看到了未來的道路,我等只要莽上去,就能獲勝。

    一個滿編禁衛軍軍團,在沒有任何畏懼,全體抱著我軍必勝的情況情況下開始強行往死了莽,那要架住,那你至少硬實力要足夠啊,可漢貴之戰的最大問題就是,貴霜單個軍團的硬實力基本不足禁衛軍,以至于張任這種姿態連貴霜都覺得超級難搞。

    “又是這種神情!焙蠓降娜R布萊利看著騎著馬,一副爾等未來皆已注定之色的張任,面色莫名的難看了很多。

    “你只有這樣嗎?”張任雖說不知道對方是什么心理,但既然進入了天命指引狀態,那姿態就要做足,氣勢就要夠強,益州文臣傾力打造的強者語錄,這個時候就該上了。

    “不知所謂,只有如此的你,有何面目站在我的面前,在此贈予你新的失!接受敗亡吧!”張任帶著嘲諷和冷笑對著前方下達了新的軍令,益州士卒的氣勢再升三分。

    至于張任自己已經尬的不知道該怎么說了,然而這是益州十多位文臣,經由劉璋指揮,給張任天命姿態量身定制的強者語錄,兼具鎮壓對方士氣,拔升我方姿態,引發對方怒火等等一系列效果。

    尤其是張任自曝位置,再這么猖狂的說出這樣讓對方怒火上涌,但是卻無力反駁的話,用不了多久原本就因為漢室強力鎮壓而出現動搖的對方士卒就會產生自我懷疑。

    畢竟身為強者,單手壓制著你的時候,說出這樣的話,自然會讓你非常信服,尤其是身為張任對手的敵將基本不敢跳出來反駁,那打擊面就更廣了,動搖,那是必然的情況。

    如同三丈狂浪一般轟殺在了對面的戰線上,原本就被漢軍恐怖的硬實力,以及爆棚的氣勢鎮壓的布拉赫本部,正面戰線直接被轟開了數條裂口,這種幾乎屬于極端事件的意外直接發生了。

    “出手!”達斯古塔大聲的下令道。

    在外圍能更清楚的看清局勢的達斯古塔已經反應過來,被寄予厚望的布拉赫,根本沒有頂住張任的一波爆發,而且看張任那游刃有余的姿態,那傲慢的姿容,對方根本沒有盡力。

    畢竟張任的情報幾乎都屬于公開情報,當年和拉胡爾作戰的時候,張任身處一線調動士卒,三連天命,極限操作,光是想想就明白那到底有多可怕,而現在張任甚至都沒有親自站到一線。

    然而實際上呢,張任的天命姿態,其實要的是高貴身姿,必勝氣勢,以及勝券在握的神情,這些玩意兒組合在一起,構建了張任無敵的形象,維持了整個張任本部,乃至整個漢軍士卒眼中的平南將軍格調,至于親自上一線殺敵,反倒掉檔次!

    用王累的話說就是,一旦檔次掉了,天命的強度也會下降,而天命的強度下降,那就成了惡循環,所以張將軍你需要穿最騷包的金甲,上最騷氣的特效,用最睥睨天下的眼神,說最具強者風范的話。

    總之劉璋親自讓人給張任設計,強行造出一副無敵的形象,要不是法正懂人心,李優都相信張任只要不被人執行戰術斬首,那就是一個非?孔V的兜底級別的統帥。

    然而法正懂人心,張任到底啥情況李優還是知道的,但別說是中下層的將校士卒,實際上包括不少上層的將校都對于張任的實話抱有懷疑,都認為張任是在避嫌自謙。

    因為天命模式的張任,現在除了強,還有一種迷之自信,那種強者語錄,那種騷氣特效,那種睥睨天下的眼神,那種勝券在握的姿態,甚至讓關羽,張飛這種英豪為之動容。

    說實話,王累等人這件事做得太成功了,到現在如果讓士卒在關羽出擊之后,選擇一個統帥,大半的士卒都會選擇張任,因為張任又強,又帥,檔次又高的不像話,打不贏的時候,看到那位因為形象無比顯眼的統帥抬手一道鎏金光圈綻放,所有人都能嗷嗷叫。

    想想張任在竺赫來名錄之中牢牢霸占第三的位置,前兩位分別是統帥關云長,以及參謀長李優,就可見這貨到底有多么拉仇恨。

    順帶一提,李條也在這個名錄之中占了一個位置,因為當年橫穿貴霜的時候,張遼總是指揮李條干這個干那個,外加李條有和破界級動手到處亂跑的記錄,被歸入到頂級內氣離體,老陰貨的行列。

    感受著大地隱約傳來的震動感,馬上的張任不由的作出一副嘲諷的神色,“惹人發笑的后手?你們貴霜難道以為這樣就能留下我?”

    張任這個時候已經收到了王累的傳音,王累判斷貴霜的目的其實并不是張任,因為相比于張任在貴霜黑名單上的位置,當前的兵力規模并不足以干掉張任,而局勢到了這一步,貴霜不可能胡亂消耗自身的實力,故而其目的應該只是牽制。

    “上,碾碎他們!”張任右手的闊劍緩緩的抬起,直接指向對面的帥旗,一副任憑左右夾攻,碾碎布拉赫本部的氣魄。

    張任已經收到了關于左右兩側新出現的貴霜軍團這一消息,不過這個時候,不能退,退的話,能保存實力,但之前的優勢也會被抹平,而且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不能浪費了現在大優勢,破局之法除了正統的收縮,不還有碾碎對面嗎?

    “這家伙真的是可怕!边_斯古塔神色凝重的指揮著三路大軍去包抄張任本部,如果是正常將帥這個時候最應該的進行的是收縮,然而張任就像是毫不在意一般的莽了上去。

    “布拉赫你能撐住不?”萊布萊利作為兩人的聯絡當即詢問道。

    “接下來就該動用真正的力量了!辈祭沾舐暤幕卮鸬,而且從戰線中暴露了出來,“張任,該讓你見識我真正的力量了!”

    “愚蠢!”張任冷笑著下令道,箭雨的打擊直接覆蓋了過去,然而被布拉赫靠著堪比盾衛裝備的盾牌給擋住了。

    “給我崩解吧!”布拉赫傾盡全力爆發出超越了極限的力量,啞光黑的光澤直接出現在了所本部士卒的身上,刀劍碰撞,細碎的碎片從碰撞的位置崩射了出去。

    黯淡的光澤纏繞在貴霜士卒的身上,開始崩解天命的構成根基,早已在腦海之中演練了無數次的布拉赫發出了命運的咆哮,“上吧,碾碎這該死的家伙,讓他明白他所謂的天命根本就是狗屁!”

    持槍親自上場的布拉赫發出了有史以來的最強音,率領著親衛本部逆勢朝著張任麾下的精銳發動了反沖鋒。

    原本堪比三丈狂潮橫推一切的張任本部,在這一刻就像是撞了礁石一樣,被強行逆推了回來,而后布拉赫的親衛補充進去了一線本部,朝著漢軍發動了反沖鋒。

    面對原本局勢大好的張任本部被強行逆推回的一幕,布拉赫的面上浮現了一抹喜色。

    這么多年的努力,這么多年的追逐,最后還是沒有白費,所謂苦心人天不負,果真如此,張任雖強,但他布拉赫花費了這么多的時間和精力,最后終于追上了對方的腳步!

    這個在貴霜黑名單之中被稱作除非先行拿下,否則幾乎等同于大軍團統帥的男人,終于要倒在自己的槍下了。

    達斯古塔和萊布萊利在這一刻也止不住浮現了一抹笑容,張任最強的地方便是對方那種無解buff之下的正面強攻能力,貴霜的軍團基本不存在能正面硬擋的對手。

    也許數倍的兵力能拖住,可對方單個軍團所表現出來的靈敏操控感,只要出現一個疏忽,就有可能抓住破綻,然后跳出藩籬。

    左右和側后的貴霜士卒在達斯古塔的指揮下迅速靠近,而正面前線的布拉赫靠著自身軍團的特殊效果,奮力的崩碎著張任的戰線。

    雖說因為本身的戰力差距,布拉赫的軍團想要撕開張任軍團的戰線非常困難,但是目前的戰力已經足夠布拉赫拖住想要撕開貴霜戰線的張任,而左右后方的軍團一到,張任當場人頭落地。

    哪怕他們的真實目標并不是張任,可能提前干掉這么一個大目標也是一件好事,畢竟張任也在貴霜的清場范圍之中。

    “張任,看著吧,前后左右,你已經無路可逃了,就算是你也不可能殺出去的,受死吧!”布拉赫親往一線,盯著距離他已經不足三百步的張任吼道。

    “逃?”張任的面上帶著一抹嘲弄,就像是王在嘲諷乞丐炫耀的銅板一樣,“就算是我?你何曾見過真正的我?”

    張任這一刻的話,帶著三分嘲笑,就像是鯤鵬俯視燕雀一般,“如果你是來搞笑的,那你成功逗樂了我!

    說完張任緩緩低頭,俯視向遠處的布拉赫,少有的用上了列侯的自稱,“孤也該讓你見識見識,何為強大!”

    伴隨著張任的話音落下,原本單手提著的闊劍,被張任按入了劍鞘,而后右手抬起,也不知道是錯覺,還是因為秘術效果,在張任右手抬起的瞬間,布拉赫,乃至遠處的萊布萊利,達斯古塔都感覺到了一種自下而上的力量。

    張任的腦海之中浮現了趙云的話,這是大型特效,甚至需要消耗相當于小型軍團攻擊的云氣,才能創造出來讓空氣向上流動的力量,攻擊性等于零。

    右手緩緩舉起,金光從腕部炸開,不同于以前普通的天命指引,這一次僅僅是抬手,敵我雙方所有人都感覺到了氣氛的變化,而且原本只是鎏金光輝的金環在這一次也變成了帶著金輝的七色流光。

    之后天地間就像是得到了呼應一樣,七色的光羽飄散了下來,而張任本身也延伸出特大特效,超大金色光羽,浮現在身后。

    “孤宣告,爾等當誅!此乃天命!”張任輕聲的說道,但這一刻配合著這等特效,聲音滾滾如同天雷。

    與此同時貴霜所有的將校士卒,都感覺到一種來自于天地自然的排斥,甚至自身信奉的神佛都隱約遺棄了他們一般,這是秘術效果,只有一瞬間,但配合張任的特效,就像真的如此一般。

    而張任麾下的本部則像是炸裂了一般,實力直奔三天賦而去,畢竟他們也是第一次見到張任這種超大特效狀態,而且他們是真正感受到了身體之中充盈而又無窮的力量。

    三道天命,兩道計時,特效拉滿,劇組配合到位,我張任天下無敵!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777七乐彩走势图